•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社团淫事

    发布时间:2020-07-26 00:00:16   


    练舞蹈的女生解锁的姿势多。自小在农村长大的何壮自从认识李银峰就像是进入了一个新世界。李银峰的硬碟让原本只能和五年模拟三年高考厮杀的何壮明白了世界上原来有那幺多的做爱的体位,尤其是各种空姐、舞蹈、游泳系列的片子,让何壮更是对舞蹈社的美女们的丝袜美腿充满好奇。在两个人都顺利通过面试后,每周一三五的排练就成为了何壮最向往的生活。由于何壮每次都是到的最早,走得最晚,让舞蹈社的老师和学长学姐们对何壮充满了吃苦耐劳憨厚老实的好印象。其实何壮有更为重要的一个原因,从进入舞蹈社第一天起,何壮认识了大二的学姐李灵韵。李灵韵修长的美腿,不大不小盈盈可握的B罩杯胸部,还有清纯可人的面庞, 何壮感觉自己的世界瞬间崩塌了,每天看A片的时候总是把里面的女主角脑补成李灵韵,幻想她在小嘴吸着自己唯一在身材上引以为傲的18厘米大鸡吧,幻想着李灵韵用她的修长的小脚给自己足交,直到自己把浓浓的精液射到她的脚上, 还要狠狠的操李灵韵的蜜壶。李灵韵穿上练功服的时候,下体被黑色的练功服紧紧的包裹,在大腿根部出现一个迷人的倒三角空间。以前高中的时候听别的同学说这种女孩子没福,但是何壮不管,何壮每天晚上手淫都会想着李灵韵,已经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但是李灵韵是个冰美人,自己又不敢和李灵韵主动打招呼,一个多月以来一直远远地望着李灵韵,晚上对着李灵韵朋友圈上的照片打飞机。以前在色中色上看到的什幺迷药、时间停止、催眠等等每天充斥着何壮的大脑。一次偶然的机会,晚上舞蹈社的训练结束了。何壮照常打扫卫生。路过女生更衣室的时候发现里面的灯开着。「有人吗,里面有人吗?」何壮大声问了好几次。一个多月以来,女生更衣室一直是何壮眼中的圣地,无数次幻想着如果自己能够有时间停止的能力或者是隐身看看女生们换衣服的样子就好了。「没人我进来了。」何壮走进更衣室,环顾四周发现和男更衣室没有什幺区 别,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确有其事,鼻子里似乎能闻到女生身上淡淡的香味。仔细一看发现是里面浴室的灯没有关,何壮又壮着胆子到浴室区。想像着无数女生尤其是自己的女神李灵韵曾经在这里脱的一丝不挂,想像水流划过她们嫩白的胴体,划过粉嫩的乳头,流向谜一样的三角地带,何壮的阳具迅速膨胀了起来。何壮仔细的蹲在地上看了看有没有遗落的阴毛,但是很遗憾都被水流冲到下水道口上了。何壮越想鸡巴就胀得越厉害,不由自主的开始撸了起来,一边撸一边走到更衣区,突然发现角落一个不显眼的柜子上有练功服悬挂在门上。何壮如获至宝,三两步跑过去把练功服拿在手中,先是放在脸上深深的嗅了一口。有一股淡淡的汗味,但更多的是女生身上神秘的体香,何壮把练功服套在自己青筋暴突的鸡巴上快速撸动起来,前所未有的快感潮水般向何壮的脑海中涌来。何壮突然想起,既然这有练功服,干嘛不打开其它的衣柜看看,不知道能不能收获内裤丝袜什幺的,也许更加刺激。想起自己每次路过女生宿舍楼,看见各种风骚的、蕾丝的、纯棉的、卡通的内裤内衣丝袜在晾衣绳上随风飘荡,总是想顺走一两件晚上回去撸管用,但是由于内心的胆怯始终没有下去手。这次没有人管了,这就是人间天堂啊。何壮小心翼翼的打开所有的柜子,直到倒数第三个还是一无所获,只有鸡巴上孤零零挂着的练功服。何壮的内心有一些失望,打开倒数第二个柜子,看到里面静静躺着的一条黑色蕾丝内裤,何壮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了。小心翼翼的拿出这条小内裤,何壮翻开内裤,在贴紧女生小穴的部位用鼻子使劲闻了一下,一股淡淡的骚味,但是在何壮感觉当中这就是女人的味道。柜子上都没有名字,何壮不知道这条内裤的女主人是谁,但是他能肯定的是这条内裤一定属于舞蹈社42名美丽的仙女之一。「也许这就是李灵韵的内裤呢」。何壮一边用内裤在自己的鸡巴上套弄一边想。内裤很小,何壮的鸡巴很大,对比很明显。射出了一股浓浓的精液之后何壮小心翼翼的把蕾丝内裤洗干净,用吹风机吹干之后重新放回了倒数第二个柜子里。「这样下次她再穿的时候小穴的蜜汁就会和自己的精液混合到一起。」想到这何壮刚射完的鸡巴又有些硬了。何壮仿佛走进了一个新世界,每天去舞蹈社更加积极了,晚上也走得更加晚了。因为他要挨个更衣柜检查过去,看看有没有遗落的内衣,即使没有练功服练功裤都行。何壮还发现自己多了一个新的爱好,就是在练舞蹈时,有时女生的练功裤比较薄,如果女生内裤的颜色比较浅就会隐约看到内裤的颜色,这些都让何壮很兴奋,每次想和别人倾诉又忍住了,他怕引起别人的提防心,就会收回他视若生命的练功房钥匙。他想和李银峰分享自己的快乐,主要是想让李银峰用他聪明的大脑帮自己出招,如何能够确定李灵韵的更衣柜。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忍的。自从第一次发现内裤之后的一个多月里,何壮再也没有找到哪怕一条内裤或是一件内衣,偶尔能见到几件练功服或者是练功裤,这让尝着甜头的何壮根本不能满足。看着手机里的第一次鸡巴上挂着蕾丝内裤撸管的自拍照,何壮觉得自己天生就是个变态。唯一特别的收获是找到了一双不知道是哪个粗心大意的女生落下的练功鞋, 何壮尝试着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一股子淡淡的脚臭味,让何壮很是反胃,燃起的欲火瞬间平息了下去。虽然一直没有什幺收获,何壮还是每天都去女更衣室,又过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期末考试即将来临了,舞蹈社忙完了一年之中最重要的元旦晚会,本周末就要在这学期告一段落,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即使知道今天没有排练任务,没有什幺人会去舞蹈社,何壮还是照例来到女更衣室。开了几个柜子没有什幺收获,何壮准备撸一管就离开。刚掏出鸡巴,就听见外边的练功房门响。这个声音把何壮吓坏了,现在即使他马上出去很有可能和刚来的人撞上,那自己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急中生智何壮钻进了一个平时放道具服装的铁皮柜子里。「呦呵,拿自杀威胁我?你舍得为了供你上学卖血的老妈?你舍得还在读高中的弟弟?你借了那幺多钱恐怕都拿去给你妈治病了吧,你现在想死?你死得起吗?为了借钱居然去找校园贷,那种东西是你这样的穷人能碰的起的吗?居然还给人家拍什幺裸体视频,要不是我给你修电脑发现了视频里你举着身份证不对劲, 及时借给你钱帮你应急,恐怕现在你再回家就得去殡仪馆看你妈了吧?要不是我把视频剪切走,恐怕你的下场和别的校园贷女生一样,裸照飘的满天飞,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对着你自己扣逼的骚样撸管了,你现在不感谢我也就罢了,居然还骂我禽兽,那就还钱吧,连利息一共12万,我明天中午见不到钱,你等着吧。」 「别别,我做,我做还不行吗。」何壮听见许静瑶又开始哭了。「那就乖乖的过来。」 何壮不知道要做什幺,他实在忍不住内心的好奇,把柜子推开了一道缝隙, 只见李银峰面对着自己坐在长椅上,许静瑶慢慢的走到李银峰面前,慢慢的蹲了下去。令何壮震惊的一幕出现了,李银峰突然一把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自己早已挺立的鸡巴!许静瑶好像被吓了一跳,往后躲了一下,却被李银峰抓住了头部。「别别,你别这样,我不会……」 「有什幺不会的,一回生二回熟,来,舔它。」 这个画面是让何壮永生难忘的,李银峰的鸡巴昂首怒立,衬托着许静瑶哭的梨花带雨但是依然白皙的脸庞。何壮一直自豪的是自己学习、身材、相貌、家世各方面都完全落后于李银峰,但是李银峰的鸡巴尺寸和自己是不能比的。只见许静瑶吐出舌头尖在李银峰的龟头上蜻蜓点水的点了一下就要挣脱李银峰按住她头部的双手,说「这样行了吧?」 「行什幺行,我是说让你给我口交,不是舔我的鸡巴,我来教教你怎幺口交! 张嘴!」还没等许静瑶反应过来李银峰就把鸡巴一下插进许静瑶的嘴里,许静瑶用力的推李银峰想躲开,脸上也胀红了。「窝草,上来就深喉啊……」何壮心里想。许静瑶反抗,李银峰控制,许静瑶再反抗,到最后终于屈服。屋子里只能听到吸冰棒的「啾啾」声。「嗯,你天赋特别好,这幺快就掌握要领了,也没有齿感了。以前A片没少看吧,原来你也是个骚货啊,真是应了那句话,多美的女人都有发骚的时候,来, 给我摸摸奶子。」只见李银峰要从许静瑶的毛衣领口把手伸进去。许静瑶用力躲了一下。「躲什幺躲,我又不是没看过,你自慰的样子我都见过,你下面的小妹妹的样子我比你自己都清楚,还装什幺清纯。」 说完许静瑶就不动了,任由李银峰的魔抓伸进自己的衣领。「哎呦,小骚蹄子,你的乳头硬了啊,是不是也想要了,让我摸摸下面是不是也湿了。」说完李银峰就要拽起许静瑶,要脱许静瑶的牛仔裤。「我告诉你李银峰你不要太过分!我只是答应给你口交,没答应给你摸!」 「行行行,来吧,专心口交吧。」李银峰似笑非笑的看着许静瑶。许静瑶抹了一把眼泪,又摘掉了粘在嘴角的一根阴毛,狠狠的瞪了李银峰一眼,重新蹲下来把李银峰的鸡巴含在嘴里。大约过了10分钟,李银峰突然站了起来,双手抱住许静瑶的头在许静瑶最终快速抽查起来,嘴里喊着「来了来了,啊」,臀部用力耸动几下就不动了。可以看出来许静瑶在拼命的躲,但是被李银峰抓的死死的。李银峰松开许静瑶以后许静瑶转身就吐了一大口黏糊糊的东西在地上,到浴室拼命的漱口。不一会连招呼也没和李银峰打转身跑了出去。「别忘了,宽限一周啊!」李银峰的脸上又挂上了那种标志性的笑容,一种胜利者的笑容。正当何壮以为李银峰要走得时候,却看见李银峰突然望向了自己, 并向柜子走了过来。「躲什幺躲,我又不是没看过,你自慰的样子我都见过,你下面的小妹妹的样子我比你自己都清楚,还装什幺清纯。」 说完许静瑶就不动了,任由李银峰的魔抓伸进自己的衣领。「哎呦,小骚蹄子,你的乳头硬了啊,是不是也想要了,让我摸摸下面是不是也湿了。」说完李银峰就要拽起许静瑶,要脱许静瑶的牛仔裤。「我告诉你李银峰你不要太过分!我只是答应给你口交,没答应给你摸!」 「行行行,来吧,专心口交吧。」李银峰似笑非笑的看着许静瑶。许静瑶抹了一把眼泪,又摘掉了粘在嘴角的一根阴毛,狠狠的瞪了李银峰一眼,重新蹲下来把李银峰的鸡巴含在嘴里。大约过了10分钟,李银峰突然站了起来,双手抱住许静瑶的头在许静瑶最终快速抽查起来,嘴里喊着「来了来了,啊」,臀部用力耸动几下就不动了。可以看出来许静瑶在拼命的躲,但是被李银峰抓的死死的。李银峰松开许静瑶以后许静瑶转身就吐了一大口黏糊糊的东西在地上,到浴室拼命的漱口。不一会连招呼也没和李银峰打转身跑了出去。「别忘了,宽限一周啊!」李银峰的脸上又挂上了那种标志性的笑容,一种胜利者的笑容。正当何壮以为李银峰要走得时候,却看见李银峰突然望向了自己, 并向柜子走了过来。「躲什幺躲,我又不是没看过,你自慰的样子我都见过,你下面的小妹妹的样子我比你自己都清楚,还装什幺清纯。」 说完许静瑶就不动了,任由李银峰的魔抓伸进自己的衣领。「哎呦,小骚蹄子,你的乳头硬了啊,是不是也想要了,让我摸摸下面是不是也湿了。」说完李银峰就要拽起许静瑶,要脱许静瑶的牛仔裤。「我告诉你李银峰你不要太过分!我只是答应给你口交,没答应给你摸!」 「行行行,来吧,专心口交吧。」李银峰似笑非笑的看着许静瑶。许静瑶抹了一把眼泪,又摘掉了粘在嘴角的一根阴毛,狠狠的瞪了李银峰一眼,重新蹲下来把李银峰的鸡巴含在嘴里。大约过了10分钟,李银峰突然站了起来,双手抱住许静瑶的头在许静瑶最终快速抽查起来,嘴里喊着「来了来了,啊」,臀部用力耸动几下就不动了。可以看出来许静瑶在拼命的躲,但是被李银峰抓的死死的。李银峰松开许静瑶以后许静瑶转身就吐了一大口黏糊糊的东西在地上,到浴室拼命的漱口。不一会连招呼也没和李银峰打转身跑了出去。「别忘了,宽限一周啊!」李银峰的脸上又挂上了那种标志性的笑容,一种胜利者的笑容。正当何壮以为李银峰要走得时候,却看见李银峰突然望向了自己, 并向柜子走了过来。快速抽查起来,嘴里喊着「来了来了,啊」,臀部用力耸动几下就不动了。可以看出来许静瑶在拼命的躲,但是被李银峰抓的死死的。李银峰松开许静瑶以后许静瑶转身就吐了一大口黏糊糊的东西在地上,到浴室拼命的漱口。不一会连招呼也没和李银峰打转身跑了出去。「别忘了,宽限一周啊!」李银峰的脸上又挂上了那种标志性的笑容,一种胜利者的笑容。正当何壮以为李银峰要走得时候,却看见李银峰突然望向了自己, 并向柜子走了过来。快速抽查起来,嘴里喊着「来了来了,啊」,臀部用力耸动几下就不动了。可以看出来许静瑶在拼命的躲,但是被李银峰抓的死死的。李银峰松开许静瑶以后许静瑶转身就吐了一大口黏糊糊的东西在地上,到浴室拼命的漱口。不一会连招呼也没和李银峰打转身跑了出去。「别忘了,宽限一周啊!」李银峰的脸上又挂上了那种标志性的笑容,一种胜利者的笑容。正当何壮以为李银峰要走得时候,却看见李银峰突然望向了自己, 并向柜子走了过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