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武林 红杏传

    发布时间:2020-07-12 00:00:36   


     大齐初期,国势强盛,虽因长江天险暂时无力对南汉大举用兵,但已征服北
    方游牧部落的齐国已显然是中国的霸主。

      夏夜,江淮一处幽静的山凹,一圈竹篱围着一座小屋,竹篱内的庭院虽然不
    大,但繁花点点,让这座小院显的简洁典雅。小院附近的小河里传来阵阵蛙鸣,
    旁边的草丛里螽斯声也随之附和。

      一切看起来是这么平静,但若有人站在小院旁,必会脸KKKBO网跳,无心沉浸在
    大自然的天籁。因为,除了蛙声和螽斯声,小屋里更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娇喘和呻
    吟,伴随着体肉互撞的响亮,勾起人类最原本的欲望。

      小屋里的寝室,一个体格结实拥有古铜target="_blank">class="innerlink">色皮肤的刚健男子正裸身站在床前,
    男子长相虽普通,但全身结实的肌肉和立在床边的漆黑长枪,告诉人他并非一般
    百姓;在他身前,是一个同样全裸的绝代佳人,若是任何男人见了他必会神魂颠
    倒。

      女人年约二十,鹅蛋瓜子脸透露出清丽与娇媚的气质,女人此时,正趴在床
    上,小巧浑圆的臀部却翘的高高的,任由深厚的男子挺着粗壮的肉棒在自己最隐
    密的蜜class="innerlink">穴里冲撞,带出阵阵class="innerlink">淫液,顺着修长的大腿流到床上。

      女人双手紧抓着被子,美目紧闭眉间微蹙,而樱桃小嘴却发出足以引诱所有
    男子的娇喘,被汗水濡湿的长发散乱在额头与白皙无暇的后背,一对丰满柔软的
    双乳被棉被挤压的变形,嫣红挺立的乳尖随着男人的抽插节奏在棉被与床铺间忽
    隐忽现。纤纤细腰更随着男人的动作迎合着。

      「硕哥哥……小雅……小雅不行了……啊……饶了……饶了小雅吧……」

      「小雅……为夫也快了……」

      男人的抽插速度愈来愈快,而女人的呻吟也变成高叫,最后在男人一声低吼
    将阳精灌进女人的蜜class="innerlink">穴后,这场缠绵的激情才结束。

      高潮过后,两人汗水淋漓地躺在床上喘气,女人仿佛全身的精力都消失了,
    完美的身体瘫在床上,就算蜜class="innerlink">穴里的阳精缓缓流出也无力擦拭,男人从女人身后
    抱着她,一只手还不肯罢休似地轻轻揉弄着女人的玉兔。

      「硕哥哥,真坏!每次都不肯好好休息。」女人发着娇嗔,语气却是充满幸
    福。

      「因为我的好雅儿真的太美了,为夫舍不得放开呢。」

      「硕哥哥……小雅……小雅有话想问你……硕哥哥能不能先答应小雅不要生
    气? 」女人战战兢兢地说着,深怕惹恼身后的丈夫。

      「有什么话就说吧,我们夫妻还有什么事不能讲的。」

      「小雅……小雅觉得自己很……很class="innerlink">淫荡……」女人艰难地说出最后几个字。

      「哦?那也不错啊,这样下次我们可以试试别的花样!」男人轻挑地笑着,
    却惹来佳人的白眼。

      「你真讨厌,满脑子只想着那件事,人家可是很认真的。」

      「哈哈,开玩笑罢了……不过雅儿,你为什么会这样觉得呢?」

      「那是……那是前两天小雅去追杀那个淫贼时的事情……」

      「啊,对了,说到这个,雅儿你那天好像花了不少时间啊?」

      「嗯……那淫贼虽武功还算可以,但若正面交手,在小雅面前绝对走不上三
    招,只是淫贼的轻功步法真的是一绝啊……」

      「这倒是,「风淫步」这门独门轻功是可列天下前三。」

      「其实小雅若认真起来也不会这么麻烦……只是……只是小雅轻敌了……」

      「唉唷,雅妹妹,师父的话都忘记了吗?」男人轻敲一下女人的额头。

      「我知道……小雅以后不会再这样了……只是这一轻敌,小雅竟被那淫贼点
    了class="innerlink">穴……」

      「看吧,本来稳赢的反而被制服,若不是点class="innerlink">穴对我们都没用那你不就吃大亏
    了?」

      「寻常点class="innerlink">穴是没用……只是那淫贼的点class="innerlink">穴手法还真古怪……小雅被点后……
    竟软倒了下去……」

      「什么!」男人听到后顿时坐了起来,脸也有些严肃了。

      「硕哥哥……你别这样……你答应过小雅不生气的……」女人看到这样便有
    些害怕。

      「唉,为夫不是生气,而是在担心你啊!毕竟在淫贼面前被点倒不是开玩笑
    的,而且我的小雅又这么美……」男人轻轻抚摸着女人的脸庞,怜惜地看着眼前
    的绝世佳人。

      「硕哥哥……小雅知道你是为我好……小雅会记住教训的……」

      「知道就好……那你被点倒后是怎么恢复的?」男人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但
    还是略带忧虑地问着怀中的美女。

      「这个……这个……小雅……」听到丈夫继续追问,女人开始支支吾吾了起
    来,显然有难言之隐。

      「我的好小雅,不用怕为夫生气,尽管说出来吧!」男人柔和地鼓励怀中的
    妻子,眼神却隐隐透露出不为人察觉的坚决。

      「那……那小雅就说了……小雅被点倒后,虽然全身无力,但内力还算十分
    顺畅,想必是那淫贼内力普通,虽然点class="innerlink">穴手法奇特但没办法完全封住小雅。小雅
    当时知道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就可以冲class="innerlink">穴,只是……只是那淫贼竟然……竟然十分
    猴急……」女人说到最后脸庞已娇红的快滴出水来。

      男人失声一笑,没想到爱妻竟用猴急来形容。「这是当然的,有哪个男人看
    到像你这般天仙倒在自己眼前还不猴急的呢?」

      「唉唷,硕哥哥很讨厌……自己的妻子被淫贼盯上还这么高兴……」

      「开开玩笑罢了……只是当时情况真的很危急呢……」

      「硕哥哥,这才知道呢……当时小雅急了,不顾伤到经脉的危险也硬是要冲
    class="innerlink">穴……幸好……幸好只被那淫贼摸了几下小雅就冲class="innerlink">穴成功了……那淫贼也被小雅
    一掌击毙……」虽然只是草草一句话,女人也很刻意要略过,但男人听到后还是
    不自禁的眼睛一亮。

      「什么?雅儿被他摸了?被摸了哪里?」男人再次挺起上半身,怀中的女人
    以为他又生气了,却没发现丈夫动作中隐约透出的做作感。

      「硕哥哥不要生气嘛……就……就被摸了……摸了硕哥哥最爱的地方……」

      女人说完羞的把头塞到被子里,没看到丈夫无奈的神情。

      「好雅儿,为夫不怪你,这又不是你的错……」男人轻轻抚着女人白皙如瓷
    的美背。

      「可是……可是那淫贼不过摸了几下……小雅……小雅的小腹就像火烧……
    就好想要……就像硕哥哥把小雅推倒时的感觉……所以……所以小雅才觉得自己
    很……很淫荡……」被子里的女人艰难地说出这几句,说完竟开始啜泣起来了。

      男人轻轻叹了一口气,将妻子头上的被子拉开,女人泪眼盈眶,像是做错事
    被发现的小孩一样地看着丈夫。男人缓缓地搂住爱妻,用行动表达自己并没有生
    气。

      「雅儿,你还记得师父说你是天阴女的事吧?」

      怀里的女人点点头。

      「这不是你自愿的,人的体质是一生下来就决定的事,每个人都没办法自己
    选择,就像为夫也是一样……为夫只想跟雅儿说,只要我们是真心相爱,为夫不
    会在乎雅儿发生什么事,那些无聊的礼教是凡人世俗无谓的拘束,只要我们真心
    相爱,为夫并不在乎……为夫真的爱你,等我们帮师父报了仇,就离开这江湖,
    回来长相厮守好吗?」

      「好……小雅不会对不起硕哥哥的……小雅不会……」怀中的女人已泣不成
    声,只能紧紧抱着丈夫。

      女人已沉沉睡去,男人却仍清醒着,看着娇妻,男人内心及其复杂。

      「唉……雅儿……为夫不怪你骗我……若是依世俗的眼光,你已经对不起我
    了……只是,为夫知道这是你命中之劫……而且只是刚开始……为夫已经做好准
    备了……为夫会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只是……你我都要撑下去
    啊……」

      两天前。

      江淮城郊有一片浓密树林,因为里面野兽众多,虎熊之类常常出没,连最胆
    大的猎户都不敢进去,更不用说一般百姓了。但在这片树林里,却有个年轻男子
    以极高超的轻功飞驰着。

      沉硕有些着急,自己一时大意,让妻子独自去追杀淫贼「亥风」周罗,虽然
    论武功妻子比亥风高上数个等级,但妻子毫无江湖经验,对上这个武功平平却能
    躲避武当三大高手追杀的淫贼未必占的了上风。

      沉硕虽然年轻,但身怀绝技「四神」,又能吸纳天地真气,转化成自己的内
    力,从五岁开始修行至今十八年,内力修为已超过百年,堪称当今第一高手,只
    是一直与妻子和师父隐居江淮,直到上个月师父去世才踏入江湖,不过夫妻俩行
    事极其低调,江湖上只传言说最近江淮出现一对武功极为高强的夫妻,却没人知
    道长的如何。

      沉硕夫妻之所以要踏入江湖是为了帮师父报仇,沉硕的师父是三十年前纵横
    江湖的「雷风神」杨天,他偶然得到「四神」的武功秘笈后便成武林第一高手,
    但个性淡泊的他无意成立门派,只满足做个斩奸除恶的游侠,因而得到峨嵋派首
    席弟子同时是武林第一美人谢芷的欢心,两人结为夫妇时更传为武林佳话。

      只是树大招风,杨天极力斩杀武林黑道,反而使这些恶人团结起来,这些黑
    道不敢找少林武当等名门正派麻烦,于是把目标放在无门无派的杨天身上,杨天
    虽武功骇人,但个性过于耿直,而黑道第一高手也是黑道领袖尚其振用计引开杨
    天,先把目标放在谢芷身上,杨天果然中计,而谢芷则被尚其振生擒,这个武林
    第一美人落入黑道手中的下场是可想而知了。

      等杨天赶到时,自己的爱妻已被凌辱的不成人形,虽还剩一口气,但神志已
    经疯狂,当天晚上就香消玉殒了。杨天十分自责,之后悲愤地单枪匹马冲入黑道
    联盟,发挥出全力的杨天竟将当时黑道二百名重要人物一一诛杀,可惜杨天自己
    也受重伤,让尚其振和几名同伙逃跑了。

      经此一役,武林黑道一蹶不振,杨天被尊为盟主,但杨天无意这些虚名,他
    只想找到自己的杀妻仇人,但是尚其振仿佛消失般完全找不到,杨天花了十年毫
    无所获,只好隐居起来,等着仇人自己出现。这时,他收养了两个孤儿,就是沉
    硕以及沈硕日后的妻子林雅。

      回到今日,尽得杨天真传的沉硕疾驰着,由于他比师父更早修习四神,所以
    武功比师父高上至少一倍,已是前无古人了。此时这个实质上的天下第一高手只
    担心自己的妻子,他发挥自己的六识搜寻着爱妻的气息,终于,沉硕发现前方三
    里处有着自己熟悉的感觉。

      此时,沉硕突然心头一惊,脚步停了下来。他仔细感觉着爱妻的气息,额头
    微微浮现冷汗。

      「难道……就是,今日了吗……雅儿的十二男劫……就从今天开始了吗……
    我……我能接受吗……这感觉……雅儿已经动情了……」

      沉硕不知道该前进还是后退,他脑中浮现师父的话语。那是三年前他和林雅
    成亲前一天,师父将沉硕单独叫到房里。

      「师妹是天阴?而徒儿是天阳?」沉硕惊恐的脸庞,完全不像即将抱得美人
    归的幸运男人。杨天点了点头,自从隐居后,他从武当的掌门好友真云上人那学
    习道家之术,此时的他已无年轻时的轻狂,反而像个慈祥的长者了。

      「没错,所以为师从小就教你们不要理会世俗礼教,因为当你们开始踏足江
    湖时,雅儿的容貌跟体质就很难让她保持清白之身,若硕儿你太迂腐,这会害了
    雅儿啊。」

      沉硕自然明白,什么是天阴女,天阴女身子至阴,极易受男人阳气所引而动
    情,当动情时则媚态横生,可以说是男人最想得到的尤物,但至阴的身子容易让
    寻常男子脱阳,唯一适合的伴侣就是身体至阳的天阳男。

      「你们是这世上唯一的伴侣,但又要让你能接受妻子红杏出墙,师父一直极
    力教育你们,让硕而你能够接受,另外让雅儿只钟情于你,却又不把贞操看的太
    重。」

      「师父,徒儿知道了,徒儿不会离弃师妹的。」

      「为师知道你一时无法接受,所以你要三年后才能踏足江湖,这段期间为师
    教你「平心诀」,这可以帮助你度过难受的时候。

      沉硕当然知道什么是难受的时候,他向师父点了点头。

                    第二章

      「另外,硕儿你要有心理准备,天阳虽天生金枪不倒,但却注定无后,所以
    你跟雅儿是无法有后代的。」

      沉硕轻轻叹了一口气,他知道雅儿一直想有个孩子,看来这个愿望此生无望
    了。

      「最后,为师要告诉你你们命中的劫数,这是为师推算多年算出来的,雅儿
    命中将会与十三个男子有合体之缘,除了跟你是善缘之外,另外十二个皆有恶象,
    这是雅儿命中的男劫。」

      沉硕脑中轰然一声,师父未免太过分了,竟将雅儿以后红杏出墙的次数都说
    出来了,可是转念一想,应该是师父要让他先有心理准备吧。

      「至于你,你将是要接受锥心之痛却又无处抒发,为师算出来了,一样是十
    三次。」

      「十三?」

      「为师仔细推算,这十三次之痛皆与男女有关,想必是你必须目睹雅儿与其
    他男人交好。只是为师想不透,雅儿除了你之外是跟十二个男人欢好,但为何你
    命中是十三次之痛?多的那一次到底是什么?为师无法推算出来。」

      沉硕呆住了,这是什么劫数?自己竟要亲眼看着妻子躺在别人胯下?

      「这是命里劫数,就算你阻挡还是会发生,逃不过了……只是若你们能跨过
    去,则此后一生一帆风顺,你也不用烦恼雅儿是否会红杏出墙了……不过硕儿,
    为师知道这对男人是多大的耻辱,为师让你考虑一晚,明天日出,为师在这里等
    你。」

      沉硕低头不语,然后缓缓抬起头来,眼中已是一片坚决。

      「师父,不用到明天了,硕儿会照顾师妹一生一世。」

      当天晚上,杨天就突然过世了,临终前,杨天遗言:「为师泄漏天机太多,
    当有此报应,徒儿们别太伤心,硕儿,要记得你答应为师的事啊!」

      沉硕泪流满面,向师父重重磕了头。

      沉硕思绪拉了回来,心情已慢慢平静,这是他运起平心诀,那种置身于第三
    者的感觉慢慢浮现出来,沉硕隐起气息,向前方飞去。

      沉硕功力极高,当他隐起气息时天底下无人能发现,当他离林雅的气息约五
    十丈时,他从枝叶缝隙里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只是这一瞧,几乎让自己气血翻腾,
    他赶紧继续运诀,然后缓缓走去。大约离林雅十丈时,沉硕躲在一排矮树丛后面,
    看着自己的娇妻。

      树林中间有块小空地,一块半隐于土里的大石占了空地的三分之二,高度大
    约半个人高,大石顶端十分平坦,阳光透过树叶洒在大石上面,而林雅全身软绵
    绵地躺在大石顶端,清楚地说,是躺在一个男人怀里。

      林雅绝世的容颜已泛起阵阵红霞,樱桃小嘴半开着,扣人心弦的喘息声在宁
    静的树林里特别清楚,林雅的腰带已被解开丢在一旁,敞开的外衣无法遮住里面
    翠蓝色的肚兜,高耸的双峰将肚兜绷的紧紧的,一只魔掌正隔着肚兜搓揉着林雅
    的左乳,这只魔掌是属于林雅身后一个目光奸邪的男子,男子的另一只魔掌已从
    裤头钻了进去,正毫无顾忌地在林雅的蜜class="innerlink">穴口放肆着。

      沉硕第一次看着妻子在别的男人怀里被玩弄着,虽相距十丈,但沉硕仍清楚
    听到林雅的娇喘,而中间夹杂的几声「不要」让沉硕内心竟有些安慰,自己的妻
    子是被胁迫的。

      平心诀的功用除了让沉硕心平气和,不被眼前所看到的事情所扰外,更有一
    种让沉硕处于旁观者感觉的功用,此时沉硕不过是个旁观者,看着一个美女与淫
    贼所演出的活春宫。

      「哈,想不到武林里有你这般的极品侠女,只是还嫩的很,我的小美人,你
    中了公子我独门的点class="innerlink">穴手,不到二个时辰是解不开的,这段时间公子我就好好安
    慰你吧!哈哈哈!」此人便是淫贼「亥风」周罗。

      「啊……不要……你……你放开……」林雅唯一能抵抗的方法只有嘴里的拒
    绝,但又怎能阻止周罗?而且天阴女及其敏感的身躯已完全背叛自己,林雅感到
    自己的理智已逐渐消失。

      「哇……你的奶子还真是极品,又大又软,而且还那么有弹性……育育育,
    连乳尖都硬的很呢……看这细腰,等会在公子我身下时可要好好扭啊……唉育,
    我说美人啊,你这里怎么这么湿啊?是刚刚才入浴吗?不像啊,公子我怎么愈摸
    愈湿啊,听,都有声音了呢……」周罗淫笑着,林雅听到自己的裤档里传出难为
    情的声响,腰竟不自禁地动了起来。

      「不是……不要再弄了……我有……我有相公的……求求你……放了我……」
    林雅虽武功高强,但此时已头脑一片混乱,完全不知如何抵抗了。

      「育,有相公啊?可是看你那里水汪汪的,你相公平常都没喂饱你吧?公子
    我今天好人作到底,帮你相公把你喂的饱饱的!」周罗说完,将食指慢慢滑入林
    雅的小class="innerlink">穴里。

      「啊啊啊……不要啊……」细长的手指滑进犯滥的蜜class="innerlink">穴,周罗只觉得自己的
    手指被软肉包的紧紧的,不禁倒吸一口气。

      「我的天啊,我的小美人竟有着宝class="innerlink">穴呢……啧啧……才一根手指就包的如此
    紧,等一下公子我的巨棒一进去不就包的爽死!」

      「你这淫贼……谁……谁要让你进去……」林雅虽被弄得全身酥麻无比,但
    嘴上还是不肯屈服。一旁的沉硕听了心中暗自欣慰。

      周罗的手暂时离开林雅的酥胸,游移到林雅光滑的背后,他轻易地找到肚兜
    的绳节,轻轻一拉,林雅上身最后一片遮蔽就落在石板上,一双丰满高挺的双乳
    呈现在斑斑阳光下,浅肉色的小巧乳尖是引人采摘的蓓蕾,乳尖周围淡淡的肉晕
    更像盛开的花朵;周罗发出赞叹的声音,这么美的景象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周罗欣喜若狂,魔掌再度覆盖在林雅的胸上,只觉柔软中又有着一股弹力,
    滋味比刚刚隔着衣物更美上几分,看到这纤细的身材竟有着这么一对丰挺的双乳,
    周罗就觉得与以前奸淫过的美女比起来高上好几个层次了。

      偷窥中的沉硕有着两种不同的感觉,看到娇妻被剥的半裸,属于自己的美乳
    跟蜜class="innerlink">穴正在遭受别的男人侵犯,沉硕一股怒火就熊熊燃起,但是平心诀的效用让
    沉硕能以第三者的角度看着爱妻与别人缠绵,不知不觉,沉硕发现自己的肉棒已
    经完全挺起,将自己的裤档撑的老高。

      周罗功力没高到能发现沉硕无法抑制的呼气声,而提不起真气的林雅更是混
    乱到没发现丈夫正在一旁。野地里,二男一女正进行着当代世俗难以接受的淫乱
    事。

      「嘿嘿,小美女开始爽了吧?你该看看你里面的亵裤,都被你的淫水沾湿了……
    你的乳尖硬的跟什么一样啊……哈哈哈!」周罗说完,又将林雅蜜class="innerlink">穴里的手指插
    的更深一点。

      「啊啊……拿出去啊……不要……嗯……」林雅感到自己的嫩肉紧紧包住入
    侵的手指,随着周罗开始慢慢抽动起来,激烈的快感让林雅脑中一片空白。

      林雅的小class="innerlink">穴不断发出「噗赤噗赤」的水声,混杂着林雅娇美的呻吟,周罗见
    林雅已动情,心中大喜,突然又点了林雅几个class="innerlink">穴,林雅发现自己手脚都能动了,
    只不过真气还是提不上,林雅以为还是因为周罗的点class="innerlink">穴,殊不知自己的天阴体也
    帮了周罗的忙。此时的林雅已将冲class="innerlink">穴一事忘的一干二净,满脑子只剩下该如何迎
    接这个男人的奸淫。

      沉硕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将自己的肉棒掏了出来,手也开始慢慢搓动着肉棒,
    沉硕不禁嘴角一笑,想不到竟看着爱妻被人凌辱的同时还在自渎,自己的心理也
    兴奋异常,已完全盖过刚刚的愤怒。

      (谁叫我的妻子是那么容易动情的呢?而且又是一生中无法逃避的劫难……
    唉……别怪为夫不出手救你……今日就算出手,雅儿你他日还是会被奸淫……你
    放心,为夫不会说破的……为夫还会帮你处里善后……)

      周罗自然不知林雅的心思,以为是自己手法高明再加上林雅骨子里十分骚浪,
    不过不管怎样,自己今日是有得爽的。周罗翻个身,将身子已酥软至极的林雅躺
    平在石板上,双手熟练地拉开林雅的裤带,将林雅的外裤连带亵裤一起拉下,看
    到林雅为了让裤子能更顺利脱下而将腰微微抬高时,沉硕激动的把搓动肉棒的手
    速度加快了些。

      周罗一声赞叹,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他一手按上林雅的右乳,忽轻忽重地
    搓揉着,手指也不忘玩弄着顶端的蓓蕾;另一只手则继续向林雅的蜜class="innerlink">穴进攻,只
    见他的手指有时轻压林雅的蜜核,有时则隐没在林雅的蜜class="innerlink">穴里;周罗自己的嘴巴
    已经在林雅另一边的乳尖吸吮着,就像小孩在吸母乳一样,不同的只是舌尖对林
    雅的逗弄。周罗的动作一气呵成,熟练的程度让在旁偷窥的沉硕自叹不如。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