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迷伦乱常

    发布时间:2020-06-16 00:01:58   


    十六岁那年,我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对熟女有冲动,虽然什么也没发生,我倒没想过多年后的今天竟然会有下文,所以谁说:‘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话说,年轻时我和父母住在柴湾的‘康翠台’,是个小小面积的单位,但对于一家三口的我们来说也算很足够。我记得屋苑里有家酒家,在这里也不替他们卖广告了,总之是家小小的平民化中式酒楼,日间喝茶吃点心、晚上便是海鲜小菜那类吧。

    父母都是公务员,不算富有但也是小康之家,所以我们也常常会到那酒家吃饭。记得那年,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来了位女部长,挑起了我对女人的欲望。我本来以为自己只会对同年龄的女生有兴趣,但不料看见她的言行举止、身型打扮后,我发现对她的感觉竟然是强大百倍呢。

    那天是星期日早上,我和父母到那里喝茶,来招呼我们的是位年约三十岁的女部长。她说话时略带轻微的乡音,虽然已经说得很流利的广东话,但从一些说话的尾音,不难知道她是大陆人。

    在那时候,大陆还未正式攻陷香港,很多刚来的同胞都是做一些普通的服务性行业,我也对他们没多好感,但唯独是她,她说话时温柔绮丽,把我年青的魂魄也勾去了。

    当然,主要还是她是位北方的美女,皮肤白晢、长发到肩,圆眼尖鼻的脸孔上最特别的是她的腮骨较宽,虽是国子口面,但因五官实在太精致完美,所以整体看来真的很美,有点像年青时的林青霞呢。她个子不高,大约五尺三,但身材却是上佳,有着丰满的胸围,纤幼的腰部和一对修长的美腿。

    我也不知道是她的来历还是酒楼的水平,她的衣着却很守旧老土。上身里面是件白色的恤衫,外面是窄窄的黑色西装外套,下身是黑式的西装短裙,肉色丝袜和黑色漆皮高跟鞋。

    这身装扮在酒家内实在是平平无奇,几乎所有女部长和经理都是这样穿的,我年少又从没想过比我年长大十数年的女人会有何吸引,所以起初也没留意她,直至我爸爸和她交谈时说:

    “玲姐今天真美,春风满面的,下班有约会吗?嘻嘻嘻!”虽然妈妈便就坐在他旁边,但她很了解爸爸的为人,就是喜欢口花花的,但实在也是个循规蹈矩的好男人,所以也礼貌的陪着笑。

    玲姐答:“哎呀~多谢黄生,真会逗人,但不是呢,我还是跟平常一样吧。来来来,我请你们吃点心?”说着她便挥手叫点心车来,拿了两笼点心放下,再在单据上签了名,代表免收茶介加一的额外收费。

    妈妈当然知道爸爸和酒家的楼面搞好关系,除了这些得益外,平时多人的时候,也可以不用排队呢,所以从也不介意他这样做。

    但爸爸的话,却令我用心的细看着,眼前的女人又真的很漂亮呢,她听到赞美后腼腆的甜笑,弯身写字时还露出胸前恤衫半解开的胸口,我都瞪着眼看着。爸爸继续和她打情骂俏,我都听不到,只是很留意她转身离开时,裙下露出的肉腿。

    短裙不算很短,但叉却开得很高,我能清楚看见她大半条大腿,在老土的肉色丝袜下,怎会如此性感呢??!!我很有冲动想伸手抚摸,更想一览裙下的春光呢。

    我记得那刻后,我整顿饭都不停望着她在场内四处出入,看着她和人客说话时的风骚姿态,和偶然站到柜台边休息时,轻脱了半只高跟鞋,我恨不得上前捉住她的美脚又吻又嗅。毕竟我那时太幼嫩,不懂偷看的技巧,很多次我色迷迷的目光都给她发现,但可能她把我当作小孩吧,每次与我目光相遇时总会礼貌地点头甜笑呢。

    那天回家后,我也忍不住躲在洗手间内,幻想着她的肉腿,自我解决。

    我发现了,除了是星期天外,玲姐都是当夜班的,每天大约三时左右便会踏着单车,从斜路上来,后来我发现她原来就住在'兴华村'那边的公屋,是很细小的三百来尺单位。

    刚好,我每周三都是两时半下课,我便会急着赶回家,在斜路底等她开单车经过。

    由于她住得很近,所以惯了在家中更换了工作服,便踏单车来上班。她穿着恤衫黑短裙肉色丝袜,但换上白波鞋,虽然很土气,但在美女身上,却又反而变得很性感呢。在国内、台湾或日本,其实穿裙子踏单车是很普遍的,但在香港女生来说,总是会很着意走光,觉得是蚀底了,但其实有什么大不了呢?!

    有时,我会早到,要站在那里等上二十分钟才可以看见玲姐踏单车上斜路的美景,但当我看见那对肉色丝袜美腿上上下下的摇动,她发力上斜路时流汗和喘气,还有偶然看到的裙下春光,等待真是非常值得呢!!

    直到这天,我记得也是星期三,我如常的站在街角等待她,怎料这天她来迟了,上斜路时可能是心急的原故,上到斜路中间时,不小心撞了街边的铁栏杆,整个人飞倒在地上,单车的前轮也弄坏了。

    我见她坐在地上,脚眼处明显擦损及扭伤了,我立即跑上前看看,那时街边的途人也围观着。

    她面带痛楚地捉紧自己的右足,我坐到她身旁说:

    “玲姐!你没事嘛?!”

    她望了我数眼也认不出我,但也说着:“啊...啊...我没事...只是扭伤了...你是?”

    我答:“我是‘家勤’呀,是黄生的儿子...呢...你酒楼的茶客,一家三口呢~”

    她想了一会,便想起我,毕竟我们差不多每周也到那里吃点心,有时候妈妈没煮饭,我们周日晚上也去吃饭呢。

    玲姐说:“噢~对了,是你...我真笨!这么失礼呢...啊...”

    我伸手放到她的脚眼处,温柔地揉了两下,心中很兴奋,这时我首次和梦中情人身体接触呢,她起初也想回避,但见我关心的表情,也让我轻揉着。

    “呀!!痛啊~~~别那么大力呢...”这句说话打进我心坎里呢,也不知我幻想了多少遍她这样的说呢,原来她说这话时是这么诱人的呢,真令我又怜又爱呢。

    我也只好停了手,说:“玲姐,但你总不能就坐在这里,来,我扶你起来吧!”

    她也发现四周途人的目光,便伸手按住我的肩膊,我便把右手潜往她腋下到背部,除了是轻轻触碰到她包住巨乳的胸围外,我还立时嗅到她的腋下的汗味。

    噢!!这是我首次闻到成熟女人的体味!玲姐的汗味一点也不臭,反而夹着一些肥皂味,还有很浓烈的香味,但是种没法型容的味道,我只感到一股电流从鼻子直达后脑,接着下体便开始充血了。

    我尝试扶她起来,但她的右脚一受力,痛楚便令她失平衡了,我立即把她拥入怀中。要知道我当时虽然只有十六岁,但我是位校队蓝球员,身高五尺十一,所以可以轻易抱住五尺三的小熟女。

    她和我拥抱住后,不时说着:“噢!对不起!对不起!!”但她还是没法让右脚受力,我好好的享受着热烫美女的拥抱片刻,直至她终于找到平衡,才倚着我勉强站住。

    我扶着她来到单车前,她看见前轮已经弯成一团,心中难受,说:“哎呀!!!惨喇,弄坏了...我已经迟到了...”

    我便说:“玲姐,不用担心呢,我朋友在单车铺打工,不难更换前轮呢,放心吧!我先扶你上去酒楼,接着我便回来拿单车去维修,好吗?”

    不料,玲姐望着我,眼里有点泪光说:“这...这怎好意思呢,这都不关你的事...”

    我笑说:“别傻啦,很小的事呢!还很痛吗,来我扶你...”

    但我俩行了数步后,她还是不能继续,我便二话不说,站到她前,弯着腰,说:“玲姐不介意,我可以背你呢!”

    这情况下,她怎会介意呢,便轻轻的靠在我背上,她的胸围原来很薄很柔软,我可以清楚感觉到她的乳房真的是又大又圆又软呢。

    我背起她后,伸手托住她的大腿,那丝袜暖肉的感觉又是另一番风味呢!!我还细心地,轻轻替她拉下短裙,确保她不会走光呢。她见我这样做便放心的把双手扣住我的颈项。

    其实美人体重很轻,上斜的这段路一点也不辛苦,反而是最美好的享受呢。

    来到酒楼里面,茶市过后各员工都在休息,女服务员看见我背着玲姐,便立即跑上前来说:

    “玲姐!!发生什么事?!你没事吧?!”

    玲姐还在我背上,答:“踏单车发生意外,没大碍,只是脚眼扭伤了吧!”

    片刻间,更多的员工、厨师都围住我们,其中的点心师傅说:“哗!!真的肿了起来,梁经理知道了吗?!”

    有女员工立即跑了到里面去,另外的侍应便说:“唉唷,若然梁经理知道老婆这样,肯定心痛呢死!”

    那刻,我才知道玲姐原来已经嫁人了,而且还是这酒楼的经理,这也是她来这里打工的原因吧!我心中酸溜溜,但对自己说,这么美的少妇,怎会没男人呢,真傻!

    不一会,梁经理便赶来了。我以前也常常碰见这人,他是个瘦骨嶙峋的中年男子,偶然也会见他在酒楼的后门抽烟,看他的容貌应该比玲姐年长十多岁吧!

    他来到我面前,不先问玲姐伤势,反而问我是谁,我便答:“我?!我是这里的常客...看见玲姐的意外,便帮忙吧...”

    他面黑黑的说:“啊~那麻烦你了,但...你可以放下我太太吗?!”

    我立即放下玲姐到餐椅上,面露尴尬,毕竟我是心中有鬼呢。但玲姐却很劳气地说:

    “你这是什么态度呢?!人家救了你老婆,还背着我上斜路来,你吃什么醋!!”

    他语气也很重地答:“我也没有说不感激呢,但他可以先上来找我们帮手,我看他的表情,他也很受用吧?!!”

    这说话倒令在场的员工都不懂答辩了,各人也明显觉得他理亏吧,所以只好假装忙着别的事离开,把视线转到别处。

    玲姐再说:“你这份人真的不可理喻!!很讨厌!!!我请病假了!来,家勤,你可以背我到外面搭车吗?”

    我不敢乱动,但口里说着:“当然可以啦...”

    梁经理却老羞成怒地拉着玲姐,要背起她,说着:“你别逞强!说这些话来气我是没用的!来,我背你~”

    玲姐却一手推开他,挥着手要我上前,我便立即照做。这却令梁经理更气愤,瞪大眼睛望着我,说:“小朋友,你试试我会不会捧你!!”

    玲姐见我原地不动,便自己站起来,单脚跳着往我前来,对着梁经理说:“你痴线的!别碰我!!!别跟着来!!!!”

    我这便接着她,让她慢慢的爬在我背上,梁经理真的想上前对我动粗,幸好身后的点心师傅们把他拉着,说:“经理,你们别又吵了,你还是由她走吧,别乱来...”

    女服务员却都很保护玲姐,也上前隔着我们,还说:“别这样好吗...很小事,这小孩也是好心呢...”

    另外的女工对我轻声说说:“那...你便送她搭计程车到诊所吧,来来来,姨姨这里有钱,你如果有空便陪她同去,可以吗?!”接着便塞了一百圆进我手中。

    背后的玲姐,开始哭泣,说:“呜咽...家勤,对不起呢,麻烦你了,你别理他,他有精神病的~~来!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

    于是我便快步的背着她往外面跑,来到街上,我们截了辆计程车,便一同上车去。

    在车上,玲姐却不再哭了,对司机说:“唔该,兴华村~”

    我便问:“玲姐,你不用看医生吗?”

    她答:“这种伤当然不用了,我以前在乡下时常弄伤,也是自己涂跌打酒便可呢~啊,对了,家勤,玲姐可以了,你还是先回家吧,不用陪我呢,我也只是回家吧!”

    我笑说:“兴华村这么近,我先送你上楼,再自己行回家便可以了,你别这么客气啦!”

    她说:“但...还是不好意思呢,这不是麻烦了你吗?”

    我大胆地答:“...其实,你先生也没有猜错呢,我也很乐意照顾你呢...玲姐这么美,我...也喜欢多亲近呢!”

    玲姐却破涕为笑,说:“嘻嘻...我?!你真懂逗人,但是...不管怎说也好,我还是多谢你呢,如果你喜欢送我,那便麻烦你了!”

    我笑容满面的点头,她可能是见我态度纯真,在计程车的后座内,伸手轻轻拖着我手,用另外的手抹干眼泪,笑说:“家勤喜欢亲近玲姐,便多亲近吧,嘿嘿!”温暖又幼滑的手拖着我的那刻,我虽然心中高兴,但却感受到她的情只是温馨的亲爱吧!

    **************************************

    来到兴华村的单位内,原来是个细小的三百来尺一厅两房,满布杂物的空间。看来梁经理平常的生活也很随便,到处也很凌乱,更发现原来两人是分房睡的。

    玲姐把沙发上的杂物搬开后,便邀请我坐下,又湛了杯水给我。我见她拐着拐着的,便叫她坐下来,问:

    “玲姐,你还是别乱动,你告诉我跌打酒在哪?”

    她说:“嗯,在我房内,床头柜的下面格便是了...但家勤,别麻烦你了,我休息一会自己可以涂了,不好意思呢!”

    我没理会她,擅自进入了她的房内。发现她的睡房虽然很细小,开门后便撞到床边了,到处也摆满东西,但却也很整洁。我闻到她房里,便是她的味道,是熟女香。

    打开第一个柜门,我看见放满了她的内裤,面上立时一红,手中拿起一条黑色的绵质内裤,心想这便是她最贴身的衣物,有一刻冲动想据为己有,但她的声音吓怕了我:

    “在那里吗?是柜的下格呢。”我虽然背着她挡住视线,难道她看到我的举动吗,便立即把内裤放回原位,但竟然又看见内裤堆下,藏了支小电棒,我那时虽然年少,但也看过不少色情电影,知道那是什么,心中对她又起了几分欲念,心想:‘外面的玲姐是个真真实实,有肉体需要的女人啊!!美人色情真美妙呢!!’

    我感到下体微微硬起来,我毕竟是个少年,很容易便冲动了,但也立即把柜门关好,打开下面的门。这里果然只放了些日用品、护肤霜等等。我很容易地找到跌打酒,便立即把柜桶关好,回到客厅。

    来到沙发前,玲姐已经脱下波鞋,露出肉色丝袜下的脚掌,我从未对脚掌有什么反应的,但不知何解,在丝袜下的美脚令我很兴奋,我跪在地上时,还可以看到玲姐大腿间的短裙被扯高了,露出里面的内裤下端。

    可能是因为玲姐在自己家中不会留神,我看了两眼,害怕给她发现,便立即望回她的脚眼处。

    我人生中首次握着女生的小脚,还是位成熟的美人,心跳得疯了,强忍地说:

    “这...这里...还痛吗?!!”

    她说:“呀!对...就是那里了,看来是肿了对吗?!”

    我温柔地轻抚了两下,隔着肉色丝袜的感觉太色情了,我下体已经完全硬透了,只好借角度避开不让她看见。接着,我便把跌打酒倒在手上,双手互相磨擦数下,直至开始暖了,便涂在她的脚眼上。

    可能是我力度大了,我拿住她的脚眼磨擦了数下,她便叫了出来:“啊呀~~呀!痛呀...轻力点啦...”

    听在我耳内却像叫床声呢,我被她的叫声勾走了我的魂魄了,还继续磨了数下,好好享受她的叫声:“呀~啊呀!!”这叫声和我每晚自浊时幻想的声音不同,但却更诱人呢!!

    我不忍心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美人的痛苦上,便放轻力度,温柔地慢慢按摩,她只感到微微痛楚但又带些舒缓,轻轻叫着:“嗯~~啊...哎...啊~~”

    这又是别番的挑逗呢,我一边按摩,看着她的大腿被震荡得白滑的软肉在跳着,她的美腿伸直了,更能看清裙下隔着丝袜的白色内裤。

    “啊~~啊~~哎~~哎~~”耳里是沙哑的呻吟声,眼里是美腿震动和裙下春光,我享受着前所未有的快感,下体硬得快要泄了。

    我不断地按摩,面上也冒汗了,在细小的主所内,我正享受着这日思夜想的女人,渐渐不知时间了。

    直至她突然说:“啊~家勤...你...累了,可以停了,我舒服多喇!谢谢你,你还是快坐上来吧,跪得脚也酸软了!你看,你满头大汗了...真不好意思呢!”

    我事实上也真的累了,不知按摩了多久,思想还留在爱欲之中,傻傻的站起来喘气。

    玲姐却看见我下身那里凸起了,我也是那刻才醒过来,我的身高刚好就把那里放在她面前。我见她面上一惊,尴尬得不敢直望,叫了出来:“哇!!!”

    我边说着‘对不起’边用双手遮掩,但因为腿部肌肉麻痹了,整个人失平衡,往后跌在地上。

    玲姐又吓了一跳,叫着:“啊!你没事嘛?!”说着便扶着椅边站起来,弯身望着躺在地上的我。我的臀部撞在地上,用手摸着屁股,叫着:“唰~~~哎呀~~~~哇!!”

    玲姐紧张的望着我,但我却又被她裙下的春色迷住了,瞪着她裙下肉腿间的白色内裤。她发现我的视线,下意识把腿合起来,但这又没法再弯身拉我起来了。

    我知道给发现了,再加上此刻双手按摩着自己的背部,前面裤裆那里又尽现眼前了。我尴尬极了,忍痛想爬起来,说着:“啊...玲姐...对不起!!对不起了!!我没心的!!!我...”

    玲姐见我面红红,紧张得快要落泪般,便放弃仪态,让自己大腿擘开,弯身拉着我的手臂扶我起来,让我坐在沙发上。我不敢作声,垂头丧气地说:“我真...对不起...你!!”

    没料到,玲姐竟然也坐到我身旁,轻轻拍着我的手臂,笑说:“家勤别这样,这...这没什么大不了呢,玲姐又不是没穿内裤,看见便看见吧,至于你那里...”

    我听她说到那里,更是紧张地说:“我我我...不是那样的,只是...我其实...”

    玲姐笑说:“我明白呢...你是个年轻小男生,要你替我按摩,是我不对呢...我们刚才那样,你有反应也是很正常的,别担心呢~~家勤!”

    我听她没有嬲怒,才稍放心,但却反而更觉尴尬了。

    她却坐近些,贴着我身笑说:“倒没想到我还有些吸引力呢!...嗯...这其实是家勤对玲姐的一种赞美吧!嘻嘻嘻,不是吗?”

    这是我第一次认真地衷心欣赏女人,玲姐真好,她不单只没有恼我好色和打她坏主意,反而转过来安慰我,我忍不住热泪盈眶地望住她。

    玲姐见我流下眼泪,更是紧张起来,把面和我对得很近,用手替我抹泪,说:“哎呀~真的没大不了呢,玲姐又不是少女,你这是...真傻呢!!!家勤,是你照顾了玲姐嘛,怎会反过来这样呢!我是真心的,你喜欢我,我很开心呢!!”

    说着,她竟然主动把嘴唇印在我嘴上轻轻的吻了我一下,我完全不料她会这样,整个人吓呆了。

    她停了片刻,我才定神,她却再吻了多一次,这次我终于可以感受到她的气味、温度和湿度。她把嘴唇轻轻开合和我湿吻了一会,舌头轻轻碰到了数次,便分开了,说:

    “喜欢吗?!”

    我点头,不再尴尬了,心情也平复了。

    玲姐再说:“那便好了,玲姐知你喜欢和我...亲近,但是...这是假象呢,你刚发育,会有这想法很正常,但是你还小呢,我们只可以这样...算是玲姐报答你的照顾吧。”

    说罢,她和我拥抱过后,我便起来离开了,临走前,她说:“我们改天再见吧。你来酒楼,玲姐请你吃点心,嘻嘻。”

    但是,那天之后,我却再没胆量面对她,就算父母到那里吃饭,我也必不同去。半年后,我便到了澳洲留学,再也没见过这位熟美人了。

    **************************************

    十年过后,亦即是去年春天,那时我在墨尔本那边毕了业后在则师楼当见集建筑师,生活忙得透不过气,但幸好,我的女友很体贴又很照顾我,所以虽然澳洲的生活有点苦闷,但我也真心打算留在那边落地生根。

    话说,我的女友Megyn是我的大学同学,她是北爱尔兰人,祖父是第一代来澳洲的移民。她家里很多兄弟姊妹,她排第六,是家中的幼女。我初到墨尔本时,英语说得不好,每天都只和当地的华人接触。

    直至我入大学后的第一年,Megyn是我物理科的作业伙伴,她对我非常友善,是我首位外籍朋友。她不单只没有取笑我,还常常对我说,她的粤语比我的英语差一千倍呢。

    我也不知道是孤独或是好奇,我很快便主动追求Megyn,她常常说自己喜欢亚洲人,但没想到会真的和我拍拖呢。和她一起以后,除了我常常要陪她回家和跟她的朋友一起,她也会主动见我的华人朋友,亦尝试学听些少粤语。

    和男性朋友说起,他们总会觉 我是个异数,因为我的初恋女友是个洋妞,人生唯一的性伴侣竟然是位洋人,倒未试过真正的华人女生。我也赞成通常会是相反的,但Megyn对我很好,我们床上也很协调,她是个朴素女生,不多喜欢打扮,上床时也很简单直接,我俩都是脱光所有衣服后,她会替我口交一会,我们便男上女下的结合,虽然不刺激,但也很舒服。

    我和Megyn一起时是十九岁,她和我同年。她虽然是金发的洋人,但身材不高大,只有五尺一吋,五官也是精致幼嫩那种。蓝色大眼睛,鼻子尖但细小,除了她的皮肤较粗糙多毛和带些雀斑以外,她其实是接近华人女生的身型吧。

    我记得首次认识她时,我也想,这个洋妞的五官这么美,怎会没男生追求呢,但后来我了解到她身边的朋友都喜欢有曲线的女生,很多人也笑她胸部太平了像个小男生般。但对我而言,32B的身材却是得心应手呢。

    可惜,常言道:‘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我和女友转眼同居了七年,她喜欢平淡的性生活,对我来说早已乏味了。

    我却记得这天,收到爸爸的电话,说他要再婚了,邀请我回港出籍婚礼。

    对了,我倒还未说清楚一些细节呢!

    在我留学后不久,家中变得清静了,父母可能是失了重心,或是他们之间的问题一早存在,二人决定离婚了。出奇的是,妈妈反而是最早结识新男友的,她的男友是部门的主管,两人每隔一两年也会来墨尔本探望我,从她们恋爱的故事来看,Megyn对我说极可能是妈妈出了轨,爸爸才要离婚呢。

    爸爸多年来也是孤家寡人,没料到突然听到他的婚讯,我也吓了一跳。Megyn说她打工的诊所很难请假,说时间这么突然,真的没法和我一起回港了。

    我知道她其实一直也想到香港逛逛,但既然这次不能同往,便只好等下次吧。

    我已经十年未回港了,因为这次是爸爸再婚,所以不方便到妈妈那边,便只好在爸爸这边住了。再说,妈妈的男友算是富有,家住跑马地蓝塘道的豪宅,他的两个女儿早结婚了,现在只和我妈同住那里。

    相反,爸爸还住在柴湾的康翠台旧宅,他还刻意收拾好我的旧房间让我住。

    安顿了后的第二天早上,爸爸的未婚妻晨早便买了白粥和油条上我们家中,我刚梳洗完,他们已经在餐桌等候。

    “哈啰,家勤!相片看过很多遍了,终于可以见面呢,我是‘可儿’!”

    我一看,立即吓了一跳,说话的是位不足三十岁的女子,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年岁,身穿红色没袖恤衫和白色小短裙,这怎会是我的后母呢?!!!

    我望着爸爸,一时不懂回答,只是傻傻的坐到餐桌前,可儿便递了一碗粥给我,还满面笑容的,很想我接受她的模样。

    爸爸这才说:“快点吃吧,吃完后,我带你去试身做礼服。”

    可儿坐在爸爸身旁,轻轻打了他手臂一下,说:“哎呀~立新啊!你也别这么急呢,家勤昨晚才到步,先让他休息点吧~急什么呢!”

    我从未听过别人这样亲昵的叫爸爸名字,因为妈妈从前也只会跟我叫他作‘爸爸’。看她的神情,知道她们关系很要好了,我心中也想老夫少妻在澳洲也很普遍呢,为什么要大惊小怪呢!

    爸爸果然很听这位未来后母的话,但见她年轻貌美,说话又温柔大方,再看看她的身材,和露出的长长美腿,我心想,爸爸已经五十五岁了,取得这样的妻子又怎不会千依百顺呢?

    话虽如此,我知道他们后天便行礼了,我也真的不能再耽误时间,便坚持和爸爸去试身。可儿还有很多结婚的事要忙,我也庆幸有些和爸爸单独的时间。

    来到‘太子道’的礼服店,我们边试身边谈天,他说:

    “家勤,我四年来没见面,你又没空回港,不怪爸爸没多点来探你吗?”

    我笑说:“爸爸,我二十六岁了,不是小孩喇,知道各人有各的生活,就算是父子也一样啦...爸爸,你也别太紧张吧,真的,你是个好爸爸呢,你照顾了我这么多年了,又供我到澳洲读书,我现在在则师楼工作很好呢,你...也是时候为自己打算,让自己开心吧!”

    坦白说,和Megyn这么久了,当男人的难处我也略懂一二。我这个爸爸向来也是如此的,往往都是放别人在先,虽然表面是个很风趣幽默的人,但内心却很介意别人的看法。这么多年为家庭牺牲了很多,就算是离了婚也等了这么多年才再婚呢。

    我这由衷之言没想到感动了他,见他咽喉啃住了,眼有泪光,他突然笑笑,说:“家勤真的长大了!嘻嘻,对了,Megyn还好吗,没见她很久了~”

    我松松膊,笑说:“还好啊~但她妈妈那天暗示我们该结婚了,我却说先要正式拿了牌照后才结呢~”

    爸爸说:“这也难怪呢,Megyn的姐姐们都早结婚了吧,况且你应该是他们家中工作最有前途的呢,不是吗?做人父母的都想女儿嫁得好吧!”

    我摇头笑说:“不知呢,但她几位姐姐的丈夫真的是比较懒惰的,哈哈哈哈!!对了,那...爸爸在哪认识可儿呢?”

    他笑说:“说起来有点难为情,原本我们打算篇个故事给你听,但知道你想法这么成熟了,我也不介意老实说,可儿是爸爸朋友的女儿...”

    我笑着地装出惊讶表情,说:“哗!!爸爸真厉害!!”

    他笑着,略带害羞地说:“三年前,那年冬天我的风湿病发作,连买饭盒也行动不便,幸好我的朋友住在附近,便来照顾我。过了数天,这位朋友要出门,但还很好的安排了女儿照顾我!她当然便是可儿了。

    她在国内出生,来港只有几年,以往在国内时是当中医的,但来港后没有认可,找不到工作,便当私家看护了。我还算年轻,当然不需要私家看护,但却邀请她当我的中医。她接受了,没想到她也很厉害呢,不出三个月,便把我的隐病都医好了,身体还...很强壮呢!”

    我猜到一二,便说:“那,当然是她起初也有收你诊金,后来...变成免费了,对吗?”

    爸爸垂着头,笑说:“差不多吧...详情不多说了,总之,我们逐渐便发展起来!你看看爸爸的面色,是否年轻多了!!”

    我看看,果然真的是皮光肉滑呢,一点也不像五十多岁,我却说:“这也不一定是她的医术高明呢,我看,可能是因为有了爱情滋润吧!!”

    他却说:“不是呢,不只这样,爸爸连...那个...也回春呢!!!哎呀,真不应该跟你说这话!!”

    我笑说:“没要紧呢~~~但真的吗,爸爸回复当年勇了!可儿这么年轻,这事也不可不重视呢!!看来,她为着自己的幸福,也要用上最好的药材吧!!”

    爸爸见我毫不尴尬,便再说:“哎呀!!还是怪她医术太好了,这...这才弄出意外来!!”

    我吓了一跳,恍然大悟,说:“噢!!!怪不得爸爸这么急要再婚了!!可儿面色红润,原来是有喜了!!!恭喜爸爸呢~~”

    他却苦笑说:“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是否值得恭喜呢,我年纪不轻了,不知还有没有魄力照顾小孩呢,但我知道可儿很喜欢小孩,令她怀孕我有说不出的喜悦呢!!”

    我自言自语地说:“没想到我会当哥哥呢!!感觉真怪,但...爸爸,不用担心呢,往后我会好好看顾我的弟弟或妹妹呢!!”

    爸爸说:“是弟弟呢,四个半月后便出世了!!!”

    我见爸爸灿烂的笑容,是我从未见过的,便上前和他拥抱,轻轻说:“我...也替你高兴,爸爸!!”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