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跟淫妇曹芳的奸情

    发布时间:2020-03-04 00:01:01   


    某年某月某日,一个靠写书糊口的小写手,带着烧猪半夜到关帝庙里还神。


      除了烧猪外还一大堆其他的动漫作品,内容全是关於三国的,光荣的第十五

    代三国,三国群雌传、真三国淫雄等游戏。


      小写手把祭品摆好说道:「多得关二哥你照顾我到天庭走了一趟,虽然仙间

    一月已是人间百年,但现在的世界可比从前有趣多了。我还买了你跟我要的那个

    一骑当千,关羽云长的首办模型,与最新的暴乳温泉大激战的动画。」


      此时中的关帝像一个变身竟然走了下来,头上戴着太阳眼镜,右手拿着AK

    四十七步枪场,单膝跪在地上,用左手翻弄着祭品说道:「贯忠你的日子混得不

    错啊!继风姿之后,东方也大卖吧!」


      贯忠搓着手说道:「二哥你客气了!还是叫我阿森吧。说起书的销量,要是

    当年二哥叫我替你写的那本三国演义,能够用来收版税就好了。我真是痛恨国人

    没有版权观念!说起来二哥你的打扮还真是与时俱进,一直走在朝流尖端。」


      关羽哈哈大笑说道:「二哥我在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啊!当警察的来拜我,当

    贼的又来拜我,收祭品的都收到手软了。但这些人都是老粗,没有文化,不像你

    是文人,挑东西细心可靠。我每次报梦他们都买错东西给我,快气死了!我叫他

    们买关羽云长那个大奶妞儿的首办,居然能真的买个关公像来。」


      这时候一个穿着宋代盔甲,满脸忧国忧民神色的人,牵着一条赤条条,春潮

    满脸,奶大腰小臀够圆的美女犬进内,并跟关羽和贯忠打呼道:「云长兄你这里

    还真是门庭若市!可怜我那边人潮冷落。」


      关於呵呵笑道:「纹身小子,人比人,比死人,神仙也一样。跟玉帝和阎王

    比我又差远了!再说你还有秦门林氏这淫妇供你玩了快千年。」


      小写手贯忠说道:「阿飞哥你也不错!死后立庙受人祭祀的武将世上能有多

    少个。关二哥敢认第一,阿飞哥你认第二,其他人连第三都不敢认。」


      把头枕在美女犬的香臀上躺下的阿飞说道:「枉我阿飞为国为民的征战沙场

    一辈子,力抗蛮夷入侵,毕生一直想着北伐中原,渡过黄河还我大好河山。没想

    到死后所受香火还是及不上云长兄你这为一家一性打天下的。」


      关羽从祭品中扔了一罐啤酒给阿飞安慰他说道:「你也别羨慕我!来拜我的

    包括旁边的的这个小罗子在内,还不是为了好处,那有一点敬意。像倭国的三国

    产品,我堂堂伟丈夫,居然给改成这种光屁股的美女,他们还不是看得直爽。倒

    是阿飞你这纹身子的名字,让我们连叫出来也不敢,怕稍有得罪就被人痛骂我们

    卖国。」


      贯忠点头哈腰的奉承说道:「我对二哥你可是敬意十足的,岂同那些庸俗的

    凡夫。」


      阿飞坎坷的说道:「都怪前清和后清两个蛮族伪朝对我打压,窜改历史,让

    我空有虚名,庙里却没有香火。尤其那套『南宋王朝』真岂有此理。」


      贯忠贪焚的说道:「二哥!阿飞哥的事不能乱写,不如你再说些风流韵事给

    我听,让我再替你在写一本新传,叫做关羽床上三国营销学。学那些什么三个管

    理学、三国经营秘笈的书也赚多一点稿费。对了,赵云是女扮男装吧!二哥你可

    有上过她的床。」


      关羽不怒而威的震天说道:「贯忠你怎么学那些小白一样在胡说?每个人都

    给你们想成是女扮男装,整个三国都快变成女人国了。赵云是男人!正宗,真货

    的男人,我关羽行走江湖从不近男色的,那些可恨的腐女,把我和刘大哥和张飞

    都想成断背关系,害我快噁心死了。」


      断背关系?阿森心想,关二个连『断背山』都有看啊!下找『色戒』来拜祭

    他好了。


      看着贯忠表面上那畏怯的样子,阿飞替他说话道:「你就不要怪小森了。三

    国那么多武将,总有一两个是女扮男装吧!连我的抗金大军中也有人一、两个,

    我就不信云长兄你的时代就真的一个都没有。」


      关羽感慨万千的说道:「的确有一个!而且和我关系匪浅。」


      关於的记忆回到千百年前,自己还是人身的时候。


      那是在东汉末年,阉党为祸和的日子,民众苦於苛捐杂税,朝庭成了骑在百

    姓头上的猛兽。


      我不过是一个流离失所的孤儿,虽然有气有力却没有田地,就算想打工帮人

    耕田,自己都吃不饱的农民就更僱不起我,唯有就靠偷靠抢来混口饭吃了。想起

    来现在那些偷抢拐骗的黑道会拜我,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我本来就是做贼的前辈

    啊!


      这样的日子倒也逍遥自在,可惜好景不常,有一次中了农民的陷阱。原本想

    着会被报官治罪,没想到那些农民却目光凶狠的看着我。


      不对!应该是看着我身上那一身结实的肌肉。


      我额冒冷汗的惊慌说道:「喂!你们不是想吃人肉吧!我的肉可是酸的的,

    不好吃的。再说我只是偷了东西,私下用刑杀人可是死罪!」


      那些农民目露凶光,口水猛流的笑说道:「酸的肉啊!那连调味也省了。就

    生吃吧!」


      就在我哭唤着早不知死了多少年的爹娘来救命的时候,有一个油头粉面的少

    年带着一个小女孩经过。那小女孩唇齿白的好不可爱,听到那些农民要吃我就拚

    名替我求情。我自出生以来还没人对我这么好过的,一时间感激流涕。


      少年一脸厌恶的看着我对小女孩说道:「小芳儿,我都说帮你去找失散的父

    母了!玄德哥哥的钱要留下来作盘川。你看这傢伙一脸发红的,可见已经病入膏

    肓,你就是救了他,不过让他又由宰杀变成病死。」


      我猛摇着囚禁我的木笼道:「小兄弟你就发一发慈悲心救救我!我一定会做

    牛做马来报答你的。我这红脸是天生的,保证健康,绝对是上佳的劳力供应。」


      那个叫玄德的少年就是为日后我的大哥刘备。他拉长了脸,张大口对我说道

    :「发什么慈悲心?慈悲心多少钱一斤?做牛做马来报答你?怎么一个做牛和做

    马法?」


      那淘气可爱,一身织绵的小芳儿拉着还是少年的刘大哥的手说道:「哥哥你

    不是主动帮助我找失散的父母吗?也帮一帮这个红脸的大个子吧。他很可怜的!

    救了他可以让来给我当马骑,当牛牵,上马时还有人肉梯级。」


      为其活命,别说当马骑,当牛牵,就是替小芳儿擦那小屁股蛋我也甘愿。


      经不起小芳儿的要求,大哥对农民们说道:「这个红脸汉贱肉横生,明显身

    带恶菌不能吃,肉都发酸了,肯定病得不轻。一个铜钱卖给我吧!」


      那些农民听了几乎气得喷血的说道:「一个铜钱!最少要十个。」


      刘大哥发凶发狠的说道:「做你们的梦!十个铜钱?我最多出二个。杀人是

    死罪,信不信我报官告你们?再说你们这群农民骨瘦如柴,人不似人鬼不像鬼,

    十个不见得够我一个打,用强抢的话,我一个铜钱都不用付了。我看你们瘦得人

    不人,鬼不鬼的定非好人,说不定是贼。我刘备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虽然现在

    家道中落,天下好歹还是我刘家的,你们不是贼,我也冤枉你们是贼!看你们贼

    眉贼眼的一脸贼相还想吃人肉,悬官到来审你们,肯定必杀无赦。」


      这么一张长舌,贱格又毒的嘴的确世间少见,在刘大哥的毒舌攻击之下,有

    十个农民当场气昏,三个饿得皮黄骨瘦的农民更是被他激得当场气绝身亡,为免

    死伤更大,最后终於以三个铜钱成交。


      接下来刘大哥舞文弄墨的写了一份文件,来规定我如何一辈子做牛做马来报

    答他,有床要让他先佔用,有饭气要让他先吃半碗,连有内急要上茅厕,也规定

    要让他先上。


      此时小芳儿推着我的背说道:「爬下来!我要骑你。」


      我为之错愕的说道:「你这丫头是认真的吗?」


      小芳儿一踢我的屁股说道:「买了你,你就是我的奴隶,还不听令。」


      我只好爬在地上,背着小芳儿爬行。她那娇小的躯体还真是香,肌肤细白嫩

    滑,长大后定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写到一半后刘大哥说道:「红脸汉你叫什么名字?现在要替你立一张契弟合

    约。之后你就是我的契弟,我叫你去东就东,西就西,叫你食饭不能夹菜,叫你

    夹菜不能食饭,总之我说一句你做一句。」


      我唯有自叹倒霉,谁叫上天让救我的人是狡滑精明的刘大哥和刁蛮可爱的小

    芳儿,总好过被那些农民生吞活吃。


      我轻叹的说道:「我没有名字的!」


      刘大哥看着刚才用来关禁我,原先则是关禁鸡只的木笼说道:「你既然被关

    禁在木笼之中,那就姓关,身上沾着鸡的羽毛就叫羽,合起来就是关羽。这条村

    叫着桃园村,这份合约就定名为桃源村契弟合约。」


      后来刘大哥又认识了三弟张飞,张飞本来也是有家有业的人,误交了刘大个

    这个损友之后跟着大哥吃喝玩乐散尽家财,更被迫卖身为奴替刘大哥还债。刘大

    哥则私下买回了张飞的卖身契。后来我们打出一番天下,刘大哥把事情的经过改

    一改,就成了桃园三结义的故事,还到处宣传,说我们成了异性兄弟,表面上是

    同生共死,事实上是我们两个做契弟的行先死先,大哥有事时会走先。


      我就此跟随着刘大哥,当晚入夜露宿之后,我跟还认识不深的大哥说道:

    「刘大哥我看你是面恶心善!其实是一个好人,不止救了我,还不辞劳苦的送小

    芳回家。」


      刘大哥恶狠狠的瞪着我说道:「关羽你这蠢蛋,这个世界是做好人没有好下

    场。做奸人封官拜相,要不也权倾天下,金银齐来,像阉党的十常侍就是。我刘

    备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别看我现在居无定所四海为家,总有一天要像我的流氓

    祖先刘邦一样,也搞个皇帝来做做。


      「当年跟祖先争天下项羽就是好人有恶报,推翻暴秦打了天下后分封有功的

    兄弟,够义气了吧!结果就被兄弟们厌恶妒恨分封不均,被祖先刘邦挑拨离间,

    大战五年后终於给祖先手下大将韩信逐一击破天下诸候,围於垓下自刎乌江。祖

    先再把韩信利用完后杀了,才有我大汉四百年天下。无毒不丈夫,我祖先就大丈

    夫了。」


      刘大哥一连串话说下来脸不红气不喘的,倒把我说得头昏昏的。


      那时候我关羽还是大字不识一个的武夫,书都是后来跟人学的,可是听了这

    一番说词也不由得佩服刘大个的历史和学识丰富。


      接下来刘大哥跟我道:「曹芳是宦官曹腾的养子,曹嵩的女儿,是曹家长孙

    女。我趁她出游时加以拐带,迟些收了赎金自然会放回去。当然,人不能白放,

    小女孩的处女我要定了。关羽你负责出面收取赎金,我就扮救了曹芳的好人。再

    跟曹家要谢礼!」


      我当时心里骂道,他妈的!刘大哥你也太无毒不丈夫了吧。


      之后我虽然也因为良心不安,想私下放了曹芳,但好几次的企图都被精明的

    大哥看穿了,他还在我的食物中落了泻药,让我拉了好几天肚子。


      最后,我还是替大哥收了赎金,而在交还曹芳的当天晚上,一直扮好人的刘

    大哥跟小芳表白爱意,佔有了她的处女之身。事后不知道真相的她还感激大哥不

    已。


      之后的几年天下愈来愈乱,民不聊生。我和张飞两个契弟跟着随刘大哥,一

    起到处流浪,偷得就偷骗得就骗,偷不成骗不到的时候就由我和张飞两个出手强

    抢,也积聚了一毕后来起事的资金。


      天下大势就像大哥预言的一样,张角的黄巾军揭起了做反的大旗,试图推翻

    暴虐的朝廷。


      刘大哥也打出了镇压反贼的义旗,招兵买马,到处浑水摸鱼,四出抢掠,见

    到小的官兵和黄巾军就加以吞并,遇到大批军官时,我们就是抗贼的义军,遇到

    大股的黄巾军的时候我们就是倒戈的官兵。


      不知不觉间我军也发展成了一股数千人的小势力,朝廷军和黄巾军的对决则

    演变到双方主力交锋,十数万人的大决战。胜者得天下,败者冰消瓦解。


      那时候,就像是命中注定似的,我跟年纪轻轻,化名曹操扮成男儿身报国上

    阵,官拜骑都尉的曹芳重逢了。


      不止性别是假的,她的年龄也是假的,表面上是二十岁,实质上才十六岁不

    到。生得一张红艳的樱桃小嘴,鹅蛋脸配上柳眉,容颜俏丽明亮照人,而且性格

    活泼又聪明,穿着一身光洁亮丽的盔甲,骑在马上好不威风,别有一股让人动容

    的风姿。之不过身材在盔甲的掩盖下,不脱光,就没有什么好看的。


      还不知道真相的她,把我大哥这绑匪当作救命恩人,在军中重逢之后,还左

    一声刘大哥,右一声刘兄的亲切叫着。


      对长我,她是不时作弄戏负,取笑我的红脸,拉我的长鬍子。还迫我像从前

    般爬在地上给她骑。被成长为美女的曹芳欺负,我一则以悲,一则以喜。悲自然

    不用解释了,喜的话,不明白的人找个美女骑在自己背上就知。


      送到嘴边的肉,我那个刘大哥岂有不吃之理,当晚就藉口商议军情,把成长

    了的小芳儿引诱进自己的营帐中。再派我和张飞两个人守在帐外,阻止曹方手下

    的官兵来打扰。


      天寒地冻之下,张飞跟那些知道主帅是女儿身,前来阻扰的曹氏家将们打了

    好几架,把他们赶走了。我听着营帐内欢愉动人,抵死缠绵的春情叫唤,老是无

    法集中精神,反而被一个叫张辽的打了好几拳。


      背后传来隐若的娇呼道:「啊啊……大哥……你好勇猛……啊啊啊……小芳

    儿快不行了……」


      张飞嘿嘿淫笑说道:「真是同人不同命!大哥就好,就连行军打仗,也有这

    种男装丽人的小妞给他玩。我跟云长你就只能站在这里吹西北风!真让人羨慕死

    了。」


      我不快的说道:「有什么好羨慕的,曹芳那种淫妇,还没出嫁就爬到男人的

    床上去。我关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将来就算娶妻也要取一个贤良淑德的处

    女。」


      张飞继续淫笑说道:「二哥你就别骗人了!你是羨慕还是妒忌?」


      我正要反驳张飞的时候,远处传来了廝杀惨叫的声音。最后的决战以黄巾军

    的突袭开始,我连忙奔进营帐中跟大哥报告敌袭。


      刘大哥听了我的话,二话不说的就由棉被中钻了出来,开始穿上盔甲。


      而曹芳看到我在场,不好意思的羞红了玉脸儿,尴尬地低着头,却笑得很幸

    福。那软如棉的身子,欺霜赛雪的白嫩肌肤,香肩和半个乳球裸露在外,让我看

    得神迷目炫。心中连忙喝止自己不能胡想乱想。


      曹芳看到我的模样脸一红骂道:「看什么看,没见过没穿衣服的女人吗?」


      不是没见过,但没见过这么美的。上等美女,刘大哥都自己享受。


      此时,大哥站在我的耳边淫笑说道:「我知道你对曹芳也有意思,等我玩够

    了,再让她给你玩好了!我们是好兄嘛,好契弟。」


      我反感的说道:「我关羽才没有那种兴趣!我要娶也只会娶处女。」


      只听到我所说的话,曹芳听了后气红了脸,赤身包里着床单,迎面给了我一

    拳。


      战事开始之后,被打肿脸的我和张飞跟随刘大哥在后方殿后,计划打败了就

    先逃,打胜了就抢功追击敌人。


      曹芳却不同,一心报国的她奋勇冲进敌阵之内,和左翼的黄巾军苦战不休,

    一直打到日出东方,在张宝军的连番冲击下,曹军濒於崩溃,曹芳本人也深陷敌

    阵之中,只和少数残兵奋勇抵抗。


      刘大哥看着情况不妙,薄情的丢下了曹芳说道:「有事我走先!你们两个殿

    后。」


      刘大哥带了三份之一的兵力先逃,这是常见的事了,谁叫他是大哥,我是义

    弟。但今次我不止是殿后,反而带头发动了突击,凭着一身强高武艺杀进杀出,

    试图救援曹芳。


      刀光剑映中我左冲右突杀进杀出,敌人的行动因而变得混乱,部分人跑了去

    追刘大哥,留下来的缺口则成了我突击目标,敌军变得更形混乱。稍后才出击的

    张飞则夺取了大奖,直取敌军的指挥张宝,趁混乱的形势闯入把他斩於马下。


      失去指挥官,使敌方左翼陷入混乱中无法恢复,而刘大哥逃跑得固然快,抢

    功劳也一样快,发觉变化后。绕了一个大圈后打击在敌人的背后。左翼的崩溃最

    终成了黄巾军在这场决战的败因。


      事后刘大哥把他的临阵逃跑,说成了事先策划好的战略迂回,抢了最大的功

    劳。即使亲手驱散敌军,把曹芳救出险境的是我,曹芳这个淫妇反而对大哥更崇

    拜,真是不知好人心,可恨已极!刘大哥说的做好人没好报果然没错。


      之后我虽然曾好意劝曹芳,大哥他的话不能尽信,却只招来热恋中的她冷眼

    相看。


      曹芳却娇蛮的说道:「我知你喜欢我,你是妒忌吧了!」


      黄巾乱平之后,我们跟曹芳暂时分开了,直到后来讨伐董卓,诸侯们的联军

    屯兵不前,一心救国的曹方年轻冲动,打算以一支孤军冒险突进,事先还跟刘大

    哥约好联军出击。


      刘大哥嘴上答应,行军时却慢於乌龟,等到曹芳挥军出击之后,刘大哥一副

    比流氓还要流氓的嘴脸道:「真是傻丫头!汉室天下存亡只关我们姓刘的事,别

    说天下诸侯,连我都不去了,偏要去为天下百姓送死,我刘备可没有那么笨,要

    送死你自己去吧!可惜一个玩完不用付钱的美女这就要死了,黄泉路上好走。」


      接下来利用袁绍军务繁忙的时候,刘大哥把他随军出征的妻子也弄上了手。


      后来曹军兵败的消息传来,我终於不顾刘大哥的反对,发兵救援。


      一日一夜急驰之后,沿着溃逃的曹军败卒,我找到了被董卓军追上,身陷重

    围之中,面对漫山遍野的敌军,俏脸上沾满血污,却凤眉上扬一脸坚毅不惧的失

    色,犹在拚死奋战的曹芳。


      我一怒策马杀了进去,心中除了曹芳的安危什么都顾不上了,青龙偃月刀左

    砍右劈,刀光所过之处,满天都是被我劈飞的人头,背后全是失去首级,血柱仰

    天狂喷的尸体。


      在敌阵中我左冲右突,多次进出,终於踏着尸山血海杀到了曹芳身边,把昏

    昏迷迷的她抱进怀中。


      在我怀中痴痴迷迷的她,一双美眸瞇成一线,螓首轻抬献上她的珠唇吻在我

    的俏脸上,让我那天生的红脸比平时还要红十倍,心情之激动,比起面对敌军的

    千军万马还要紧张。


      我生平所接触的女色,都是刘大哥带着我和张飞到妓院收保护费时,白嫖白

    玩所碰上的庸姿俗粉。像曹芳这种世家大户的千金小姐,我连碰都没有碰过。


      曹芳迷迷糊糊的在我耳边含泪的说道:「刘大哥我知道你会来救我的!你果

    然来了。」


      我当时可真是虎目含泪,为自己冒死来救的愚行感到可悲。费尽九牛二虎之

    力,结果人家心中根本没有我这红脸汉。曹芳这个一心一意爱上大哥的傻女孩真

    是可悲。


      我仰天长叹!自己出身卑微,又生了一张常人没有的奇怪红脸,除了冲锋陷

    阵的一身蛮力又没有什么长处,相比之下刘大哥有王室血统,一副白脸书生的模

    样,还精通诗词书法经史典籍。曹芳是该配刘大哥的!


      突出重围逃过董卓军的追击后,我选了在一条小河边结营。


      替曹芳脱下染血的盔甲,她原本白壁无瑕的娇躯,现在却多处负伤,羊脂白

    玉似的胴体在战场上饱受摧残。这样替女孩子脱衣服,洗擦那粉雕玉琢的柔媚肉

    体我还是第一次,虽然知道不该有色心,但还是兴奋到全身冒汗。


      我不明白曹芳为什么要以一个女儿身在战场上冒死蛮干,先是讨伐黄巾贼,

    后来单身刺杀董卓,现在又孤军跟十数万的董卓大军决战。兵马比你多十倍的袁

    绍不去,血缘比你亲天子十倍的刘大哥不去,连力气比你大十倍的我也不去,你

    一个弱质纤纤的女子是可苦为之?天下苍生的命运又岂是你一个小丫头能够左右

    的,你不过是被刘大哥玩弄在掌中的一条可怜虫。


      我回忆往事述说到这里的时候,贯忠的话把我打断了。


      贯忠淫笑着说道:「关二哥!大家都敬拜你有义气,没想到你原来也是个奸

    淫大嫂的人。」


      我气得吹鬚瞪眼的说道:「你把我关羽当甚么人了?曹芳可不是我的大嫂,

    她不过是个为患汉室的淫妇。」


      正玩弄着脚边秦门林氏美女犬的那胸前大奶的阿飞说道:「君君臣臣父父子

    子,云长兄!你这是对主公不忠啊。」


      我由堆成山的祭品中抽了一根香烟,撕开上面海关查封的封条,用自己庙内

    的蜡烛点燃后边抽边说道:「说到忠诚!纹身小阿飞你就别说我了,我刘大哥虽

    是个自己便宜佔尽的人,他有猪肉吃也会分件猪头骨给我和张飞两个小弟,他利

    用我多了,却没出卖过我。他救我一命,而我为他一辈子出生入死!要不是我不

    肯投降孙权,这颗人头也不会被孙权小儿斩了。」


      纹身小阿飞不甘心的哭啼啼的说道:「别比了!谁叫我认主不明。一生就想

    着渡江北伐,收复故土,驱逐金兵出关外,没想到却被自己效忠的皇帝斩了我的

    头。」


      贯忠却不明所以的说道:「关二哥!你是喜欢曹芳那个淫妇的吧。可是从前

    你跟我说三国的故事,却把她说成大奸臣,也没有说明她原来是女儿身。」


      我摇头苦笑!贯忠是不明白的了。反而是纹身小阿飞或许会明白,杀他的是

    皇帝,后世的史书和百姓却把罪都怪到,那个代代相传认定胸大女人都有罪,的

    姓秦奸臣身上。


      不止女人可以强奸,历史也是可以任人强奸的。又一次关羽进入了回忆的世

    界。


      我衣不解带的照顾了曹芳一整个夜晚,直到次日她因为伤口而引起的发烧退

    去,醒来为止。


      满脸冷汗的曹芳突然惊醒过来,大概是发了在战场上的恶梦吧!抬起上半身

    的她,香滑光裸的肩膀,还有雪白眩目的挺突双峰都尽现在我眼前,让我尴尬的

    别转了脸。


      发现自己全身赤裸,只盖着一条绵被的曹芳,尖呼一声之后尴尬的说道:

    「关羽是你替我包扎伤口的吗?」


      我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这里又没有女人!我不帮你总不能叫别人来帮你包

    扎。」


      接下来曹芳急不及待的向我问道:「刘大哥在那里?他把我救出来之后怎样

    了?是不是有遇上什么危险?」


      心中有刺的我刻薄的说道:「刘大哥他没有来,是我自己要来救你的。刘大

    哥现在正跟袁绍的妻子在床上快活,要是被人捉奸在床可能就有危险了,不过有

    张飞在定能化险为夷的。」


      曹芳听了之后脸色非常难看。我脸上则是一副得意的神色,可内心里不知什

    么,却因伤害到她而感到难过。


      我轻叹一声说道:「清醒一点吧!你并不笨,反而应该说是聪明机智的人。

    别让爱情蒙蔽了你的眼睛,刘大哥这个人贪生怕死倒没有什么,偷抢拐骗在乱世

    也是无奈的生存之道,多少还有点义气,可是你在他眼中就是向上爬时勾引上的

    其中一个女人,能利用就利用。他对你的爱绝不会比对袁绍的妻子多。」


      曹芳咬碎银牙的道:「他的为人我清楚!可是我最喜欢你们两个,比起那个

    充满压力,争权夺利的家,我更喜欢自由自在和你们两个在外面流浪的生活。」


      看着曹芳一往情深的样子,我既心痛且不快的说道:「我坦白告诉你吧!当

    年就是刘大哥设计把你诱拐的,而我则是负责替大哥收取赎金的绑匪。你真以为

    我们两个是好人,带着你四处旅行,寻找家人?少天真了!」


      曹芳眼角含泪的说道:「我早就由父亲口中知道了,会把脸涂黑的绑匪,自

    然是为了掩盖你那张天生的红脸。」


      我大感震惊的说道:「那你为甚么还要喜欢刘备?」


      曹芳拉扯者那张绵被,掩盖着赤裸的娇躯,轻擦着脸上的泪珠说道:「那时

    我很喜欢你们两个!一个机智狡滑脸恶心善,一个忠直呆笨好欺负。一个温柔且

    善体人意,一个不辞劳苦且为人纯朴,我不知该选择那一个。最后是刘大哥选择

    了我,而你只会懦弱的躲在一旁生你的闷气。我既然已是刘大哥的人,就只能一

    心一意喜欢他一个了。我可不是水性杨花的淫妇!」


      这叫人过於震惊的真相,叫我心有不甘的握手成拳说道:「要是我当年抢先

    刘大哥一步会怎样?」


      曹芳泪流满脸的说道:「现在再说又有什么用!一切都已成定局了。」


      对曹芳来说我是过去了的选择,但对我来说可不是。我情不自禁的低下头,

    吻在她的额上。


      由营帐的窗口洒下来的晨光,映衬着曹芳那包扎着绷带,千娇百媚天生尤物

    的胴体,带有一种楚楚可怜的美。她身上飘出阵阵清香,大概是属於胸前乳香的

    味道。


      在她惊呆了的同时,我伸手插进绵被里,手按在肉感饱满的胸部上爱抚,圆

    浑鼓涨的乳球一手所不能掌握,是比我所碰过的每一个妓女都还要大的一对圣母

    峰。


      害羞尴尬的曹芳,从震惊过度中恢复了过来,然后娇声尖叫着推开我。


      曹芳泣不成声的大叫道:「不要这样!已经太迟了,我现在对刘大哥心有所

    属。关二哥你不能这样。」


      我虎吼一声说道:「那又怎样?大哥根本不爱你,他早就跟我说过,玩完了

    可以把你送给我。但是我不同,天下女人虽多,让我动心的只有你一个。爱你从

    小的天真无邪,爱你刁蛮恶作剧后对我的温柔补偿,爱你现在在柔媚中带着坚强

    不屈的性格。还有你这天香国色的美貌,与风骚入骨的胴体。」


      我不管曹芳的尖声抗议,强行把她抱进了我的怀中,二人紧靠在一起,两具

    肉体在热烈的摩擦着。


      不顾她的挣扎反抗,我把她温香软玉的胴抱满怀,我更进一步强吻在曹芳的

    香软檀口上,将我滑湿的大舌塞到曹芳的樱桃小嘴中。


      曹芳把她的樱桃小嘴张开到极限,被迫跟我双舌交缠互相舔啜。


      她眼中被压制的欲望火炎直线上升,冰山般抗拒我的态度逐渐融快,然后有

    如野火燎原,两人相互吸吮和爱抚起来。


      吞嚥着曹芳的唾液,细意玩弄着她的丁香小舌,予以刺激和挑逗。我全身燃

    起了灼热的欲火。


      我实在压抑了太多年,从前她是让我不忍心下手弄伤的小女孩,重逢后她又

    成了刘大哥的女人。


      拉开她身上唯一的棉被,我那粗糙的大手游走在她那冰肌玉骨的娇躯上。


      「啊啊啊啊啊啊……」曹芳发出了快意、淫荡且激情的叫声。水汪汪的星眸

    内充满了情意和悲伤,脸上的表情妩媚动人,既陷在情欲两难之间在挣扎,又不

    舍得对我的情意,我是这么相信的,双颊还绽放着娇艳的玫晕。


      被我大胆狂野的揉搓着一对大奶子,曹芳眉头紧皱,脸上表情苦乐参半。双

    膝跪在床上,一对纤手抱在我的背后。


      而我则已是欲罢不能,手指摸到了她那黑色森林上,在这娇嫩的花丘上上下

    下的活动。然后逐渐把手指插进她的花穴,还响起了沽滋沽滋的进出声音。


      「关二哥!」曹芳的表情逐複杂已极,爱恨交缠情欲两难。张开樱桃小嘴,

    眼角带泪,轻吻着我的脸颊。而她双腿尽头的桃花秘穴,也渗出了温热的爱液蜜

    露。


      看曹芳叫人心动,驯如羔羊的模样,我一声嘶吼,把一身甲冑直接扯烂,露

    出精壮结实的红色肉体,而我爱抚她的动作也愈加狂野和勇猛。全身红色,头上

    戴着有刺头盔的我,可是拥有常人三倍的抽插速度,在欢场中被妓女们叫作红色

    慧星关羽的。


      快感的表情压倒了其他愁丝与回忆,曹芳以咬碎银牙的幽怨模样向我幽幽说

    道:「你敢括入来吗?你不要后悔啊……」


      我斩钉截铁的说道:「我才不会后悔!」


      我脱光了衣服,除了头盔。推倒曹芳在身下,捉着她光洁亮滑的粉腿,而她

    则尴尬的盯着我胯下那红色怒举向天的肉柱。


      曹芳惶恐的说道:「关羽你好大!比刘大哥还尤有过之,我会不会被你撑死

    的。」


      我妒忌的说道:「这时候用得着跟大哥的比大小吗?就让我看看你欢好时的

    动人模样。」


      曹芳羞红俏脸咬紧下唇,一副静待我入侵的样子。


      我抱起曹芳的柳腰一口气挺进花穴之内。


      「啊啊啊啊……好……好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长……太长了……

    啊啊啊啊……」


      我可不管她的抗拒挣扎和淫声乱叫,狭小的花穴有若处女般紧窄,温润湿滑

    的秘花,包裹得我像要融化一样。


      我腰部用力运劲一挺,一进一退的开始拚命突进,被我操得玉脸陀红的曹芳

    螓首左摇右摆,头上乌丝披散,一对白乳玉笋随着我激烈的活塞运动而波浪般晃

    动起来。


      狭小温热的花穴,像回应我的进攻似地收缩蠕动,让我亢奋异常。


      曹芳不止是让我动情心仪的对象,看着她由小女孩成长为少女,一直让我暗

    恋倾慕。对我这出身卑贱,父母不明的人来说,夏候家本来就是随刘邦打天下的

    名家望族,虽然因时势而改姓於宦官名下,但现在的曹芳不止出身高贵,还化名

    为操,伪作男儿之身,是西园八校尉中的典军校尉。相比下,我在刘大哥旗下,

    不过是指挥几百杂兵,连个官职都没有的低微将校。


      驰骋在这粉雕玉琢的胴体内不止让我兴奋,还充满了压倒权贵,高攀而上的

    征服感。


      搂着怀中肉感丰满羊脂白玉似的胴体,操在那爱蜜横流的花穴内,那种快感

    真是无以言喻。在我激烈且多变的体位和动作中,曹芳为了不想惊扰我的部下,

    用贝齿强咬住下唇不去发出声音。而她愈是忍耐我愈是想戏弄她,腰间更加多了

    几分力道,进出之余更低头张嘴咬在她的酥胸上,直到逼她叫出声音为止。


      「啊啊……痛……啊啊……」曹芳最后大声的叫了出来,淫靡的叫声直传帐

    外。


      我不知有没有人听到,可能有也可能没有。


      吓得俏脸神色大变的曹芳,在回过神来之后,用十指狠狠的抓在我的背后。


      被抓破背皮流血的我,受痛后却闷不啍声,从小我就被人打惯了。而且我更

    化痛楚为力量,插抽得更加起劲,响起了啪哒啪哒的声音,弄到爱液从花穴中飞

    溅床上。


      「啊啊啊啊……慢一点……我快被你干死了!关二哥。」


      曹芳额冒香汗,脸上百感交集的伏在我肩头道:「你好狠心!」


      我在心中不由得感到唏嘘无奈。尽管我终於得到曹芳叫我魂牵梦回的肉体,

    这胸大奶挺,水蛇腰幼细动人,粉腿修长健美的双腿,真是让人爱不释手的尤物

    啊!但是除了刘大哥,阻隔在我们之间的还有悬殊的身分地位!


      把肯定多难的前途抛诸脑后,我按压揉搓着曹芳那饱满的豪乳。低头在其中

    之一上,张口含着岭上红梅,舌尖撩拨其上的活动。


      曹芳她白瓷一般娇嫩的皮肤,随着激情的动作,血液循环加速,体温变暖,

    肌肤都泛起动人的樱色。媚眼如丝的她,回应着我的高速进出,似在享受应该水

    涨船高的快感。


      而且她花穴内,还隐若有种深不可测的吸力,一挤一压之之间,由擎天一柱

    的顶端开始,为我带来妙不可言的官能刺激。


      我也投桃报梨,前进之余腰部用力,让擎天一柱绕着圈,时深时浅的磨擦着

    花壁。


      不久之后,我们的呼吸愈形急促,二人体温上升,连床铺面都已经沾满了滑

    潺潺的爱液。


      曹芳发出唔唔哦哦的呓语,在我的冲刺下,这种压抑到极限下忍不住叫出来

    的声音,听起来更是刺激和叫人心动。


      感到体内压力上升的我,运起腰力来作了一连串的冲刺,获得更进一步的快

    感之后,再作了最后的驰骋急袭,凭着我虎背熊腰的体格,粗壮的臂弯,我一手

    抱着曹芳的柳腰,一手托着她的圆浑美臀,一口气增速到极限,十深不浅的连顶

    进花穴内。


      曹芳如遭雷击的全身一震,只不过那肯定是快感的雷击。粉脸桃红的她满脸

    享受又似受罪的表情。


      看到她动情的模样,我加把劲一股脑儿的直插到底。


      「啊啊啊啊啊……」曹芳忍无可忍的低声叫出了欢乐的呻吟。


      在不剋自持的高呼之中,曹芳达到了高潮的状态,花蜜潮涌而出,沾满了双

    腿和床单。


      「喔……啊啊……」我的擎天一柱,也昂扬的把浓郁黏稠的热豆浆全往她的

    花穴内射了进去。


      那真是前所未有的痛快和欢愉。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