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古墓秘事..

    发布时间:2020-02-02 00:00:35   







    虽然号称活死人墓,其实是一座极为宽敞宏大的地下仓库。


    当年王重阳起事抗金之前,动用数千人力,历时数年方始建成,在其中暗藏器甲粮草,作为山陕一带的根本,外形筑成坟墓之状,以瞒过金人的耳目,又恐金兵终于来攻,墓中更布下无数巧妙机关,以抗外敌。


    义兵失败后,他便在此隐居。


    是以墓内房舍众多,通道繁复,外人入内,即使四处灯烛辉煌,亦易迷路。


    (原文)此时在这活死人墓一间宽阔的房舍之中,却有一少年正在练剑。


    少年年龄不大。


    却是面如冠玉,眼若流星,虎体猿臂,其手中之剑两边剑锋都是钝口,剑尖更圆圆的似是个半球,正是玄铁重剑!其重量不下七八十斤,在少年手中却如挥动普通长剑一般流畅。


    半晌,少年大汗淋漓方才放下玄铁重剑,准备去取桌上的毛巾擦下汗,一转身却看见房门口伫立着一名绝美的白衣女子。


    少年眼睛一亮,当下也顾不得擦汗,跑过去抱住女子激动道:「娘!你终于出关了!」白衣女子轻轻的拍着少年的后背,轻声道:「嗯,娘出关了。


    没想到才几月不见,龙儿已经能把玄铁剑如臂使指了。」「那当然,爹娘是神雕侠侣,孩子怎么可能差。」「就会贫嘴。


    还不把手放开,都比娘高了还跟娘还撒娇,汗都蹭到娘身上了。」少年讪笑着放开了双手。


    原来这绝美的白衣女子就是神雕侠侣夫妇中的小龙女。


    而这少年就是神雕大侠杨过与小龙女之子杨龙,字潜渊,年逾舞勺。


    自神雕侠侣夫妇归隐古墓已过了十六年,小龙女驻颜有术,虽然年过半百,但从外貌看还是双十年华,依然风华绝代。


    而神雕大侠杨过却是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在杨龙小时候还能指导一下武功,给他讲讲以前的故事,也能隔三差五带他出去见见世面,历练一番,但在小杨龙十岁时就病倒,生活不能自理,终日卧于寒玉床,全靠小龙女每年运功治疗一次才能吊着半条性命。


    「娘,爹的身体怎么样了?」杨龙问道。


    不提还好,一提起杨过,小龙女脸色当即黯然,竟倚在门边发起呆来。


    「娘……娘!你怎么了?」杨龙连唤数声,这才把小龙女惊醒「没什么,只不过想起过儿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不知如何是好。」说着说着,竟落下泪来。


    一见小龙女流泪,杨龙立马慌了神,急忙上前重新抱住小龙女,慌乱道:「放心吧,娘。


    爹自有各路神仙妖怪老爷们保佑,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孩儿也会一直陪着你的!」闻言,小龙女总算面色稍霁,轻轻敲了杨龙脑袋一下,道:「哪来什么神仙妖怪!你这孩子,就会胡说八道。」杨龙看小龙女脸色放晴,总算松口气,笑道:「妖怪自然是没有。


    神仙嘛,娘不就是仙子下凡么……」小龙女白了杨龙一眼,扶额无奈道:「好的不学,过儿的油嘴滑舌倒是让你学个十足,你这孩子啊……」话虽如此,脸上却重新挂起笑容。


    杨龙顿时也嬉皮笑脸起来,道:「那当然,我的梦想就是像爹一样让无数女孩子……」话没说完就见小龙女身上散发出丝丝黑色的气息,脸上更带着曲的笑容「让无数女孩子什么?」杨龙自觉失言,见势不妙,赶紧脚底抹油「孩儿刚练完剑,出了一身臭汗,实在有辱斯文,还是先去沐浴更衣再来见娘!」「……」「好险,总感觉娘会真的杀了我」躲入自己的卧室之中,抬头望着屋顶镶着的那颗熟悉的夜明珠,杨龙总算才松了口气。


    于石柜中取出一套新衣,就往浴室走去。


    到得浴室,却见小龙女正在往石盆里倒水。


    只见这石盆……(具体烧水方法见火炕什么的……总之,差不多)。


    一见小龙女,杨龙顿时一缩脖子,道:「娘,您也洗啊?」看到杨龙瑟缩的样子,小龙女顿时哭笑不得「刚才发表梦想的胆子哪里去了?你呀……」见小龙女怒气全消,杨龙这才没有再次脚底抹油。


    抬头看向小龙女,不由得眼前一亮,只见小龙女如瀑长发简单的扎于脑后。


    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薄纱(作用:睡衣),因为长居古墓,古墓中又只有丈夫和儿子,所以小龙女完全没有穿抹胸的习惯。



    而因为刚才烧火而出了少许汗水,所以此时薄纱呈半透明状态,隐约能看到胸前两点粉红的的凸起。


    下身则是一条白色及膝亵裤。


    以前看还不觉得怎样,现下一看,杨龙却面部充血,下方小杨龙也渐渐立正……急忙干咳一声,问到:「娘,您也一起洗么?」「以前不是一直一起洗的么?」说起以前,小龙女又望向浴盆,眼前浮现的却是杨过患病之前夫妻二人带着小杨龙一起沐浴的景象。


    眼见小龙女又要晴转多云,杨过赶紧前冲抱住小龙女,也掩饰下自己的尴尬。


    轻拍着小龙女肩膀,道「只是很多年没有一起洗了,突然听娘说要一起洗,有些性奋而已。」「是啊,这些年为了过儿有点顾不过来了呢。


    嗯……嗯?」说着说着,却觉得下方有硬物顶在自己的私处。


    向下一看,凶手却是完全立正的小杨龙!「龙儿也长大了啊。


    这尺寸,怕不是比过儿还大。


    哎呀!我到底在想什么」小龙女暗想,却也没有推开杨龙。


    而杨龙看到母亲并不介意,也渐渐大胆起来,甚至开始用小杨龙磨起母亲的私处来!因为实在是很舒服。


    而小龙女被杨龙这一磨也面色通红,要知小龙女虽已年逾知命,却因功法原因加之与杨过房事甚少,在性事方面正值虎狼之年。


    而杨过自杨龙八岁起患病一直到杨龙十岁病倒以后,到现在已经整整六年没与小龙女行过房事。


    而古墓里又只有夫妻二人和小杨龙三人一起生活,加之小龙女归隐后从没打算走出古墓,多年忙于照顾杨过而疏忽杨龙。


    这些年过的真叫一个如饥……清心寡欲。


    虽知母子二人此时有违伦常,却也并不抗拒,小龙女本就不是那么在意世俗礼法的女子。


    「又不是真正行房事」抱着这样的想法小龙女非但没有推开杨龙,反而渐渐挺动私处迎合起小杨龙来。


    感觉到母亲非但没有推开自己反而迎合起来,杨龙大喜过望,更加卖力的磨动母亲私处的同时左手搂紧母亲的纤腰。


    右手围绕着母亲的两颗樱桃左右游移。


    尽管杨龙的手法很是笨拙,却让多年未经房事的小龙女「啊」的一声娇吟出来,娇媚的白了杨龙一眼。


    看到母亲绝美的容颜做出这种的表情,杨龙再也忍不住,一口将小龙女柔嫩的双唇堵住。


    「嗯……」小龙女在双唇被堵住仅仅惊讶了一下,之后就将灵巧的柔舌探入杨龙口中,一股股香津灌入杨龙的口中,而杨龙也不甘示弱,开始用舌头回击起来,母子二人一番唇舌绵。


    「嗯……。


    啊……」滋滋水聲讓小龍女想起此時是與自己兒子行那偷情亂倫之事,禁忌的快感不禁讓小龍女嬌吟出聲,同時下身水流如海潮一般連綿不絕。


    楊龍也不再滿足於磨動小龍女的私處,開始一下下的撞擊起母親的私處來。


    小龍女如今背靠著牆壁,雙手環繞著楊龍的脖子,承受著兒子一下比一下重的撞擊。


    突然,小龍女睜大了雙眼。


    卻原來是小楊龍突破兩層布料撞了小龍女的私處!而楊龍也虎吼一聲再次堵住了小龍女的雙唇,狠狠地吮住了母親的柔舌,射了!雖然還隔著兩層布料,不過確確實實進入了母親的私處並射了。


    而小龍女也因為兒子的陽具突入自己的私處的禁忌快感而美臀又扭又挺,高潮了。


    小龍女喘息著,冷著臉看著同樣喘息著的楊龍「還不快拔出去!」「哦……哦。」楊龍呆呆的應了兩聲,傻傻的把小楊龍拔了出來。


    「啵」的一聲讓小龍女臉色通紅。


    白了楊龍一眼,卻撲哧一笑:「看你這傻樣,都成大花臉了。」卻見此時楊龍因為劇烈出汗加之之前練功而臉上黑一道白一道,正是大花臉。


    楊龍忙抹了一把臉,嬉笑道:「啊,娘……那我先進去了,你也快些進來吧。」說話間,卻是已脫光衣服進入石浴盆。


    「哼」冷哼一聲,卻對與自己有了肌膚之親的兒子氣不起來,又想答應了兒子與其一起沐浴,只好板臉道「還不轉過臉去,還想看娘脫衣不成。」其實此時脫與不脫沒什麼兩樣了,只不過小龍女放不下面子而已。


    「是是是」楊龍轉過臉去,但是聽著母親脫衣的聲音,想著一會母親還要進來與自己一起沐浴,小楊龍不禁又立正了(處男固有技能)。


    「往那邊坐點。」小龍女冷臉道。


    楊龍一轉頭,不禁與呆住了。


    原來小龍女不知從何處拿來一條浴巾包裹在自己身上,即使如此,她身上的曲線也叫人血脈賁張,兩點凸起即使包裹著毛巾也依然挺立。


    眼見小龍女眼泛冷光連忙轉過頭去,並努力壓下勢要突破天際的小楊龍。


    「哼」看著楊龍乖寶寶的樣子,得意一哼的小龍女剛想進入浴盆,卻突覺腳下一陣發軟,腳踩在浴盆濺出的水漬處一滑。


    是的,輕功卓絕的小龍女就這麼跌倒了,而且直接跌進了浴盆,毛巾直接飄落到了地上。


    「娘!」楊龍嚇了一大跳,擔心她受傷,急忙用手扶住了小龍女。


    隨後感覺兩手抓著無比的綿柔,下意識的捏了捏,彈性很好。


    「嗯……龍兒不要……」聽著小龍女能讓萬千雄性發狂的呻吟,楊龍向自己兩手一看,卻是正巧抓在小龍女胸前赤裸的兩團,兩顆櫻桃就在自己面前挺立著。


    楊龍反應速度當即慢半拍,順手捏了兩下兩棵櫻桃。


    「嗯……啊!不行……」小龍女連忙用雙手推向楊龍的胸膛,想將兩人的距離拉開。


    但是她顯然沒考慮過浴盆就那麼窄,自己反而因為靠著浴盆旁邊得反作用力加上水流的作用被推到了他的身前。


    楊龍當即就感覺到小楊龍一點點的進入了一個柔軟緊窄卻又異常火熱的地方,而小龍女則是整個都埋進了楊龍的懷裡,將自己的身體毫無間隙的與楊龍緊緊相貼。


    小龍女只感覺到自己的私處被兒子那異於常人的火熱龍頭一點一點撐開進入……一時之間呆愣住了,只是定定的看著楊龍,帶有甘甜香氣的呼吸打在了楊龍的臉上,讓楊龍感覺到更強烈的禁忌快感。


    無與倫比的快感充滿了楊龍全身,最終匯聚到了小楊龍上,使得小楊龍又漲了一圈。


    而從小龍女的蜜穴裡也傳來無比強烈的吸力,告訴著他,她需要他。


    楊龍很想使出傳說中的驚艷一槍,奮力往前一捅!但是殘存的理智告訴他,他們是母子,他還有很尊敬的父親。


    雖然已經亂了倫常,但是不能對不起臥病在床的楊過。


    雖然非常不捨得這種感覺,但還是深吸口氣,默默運功,爭取一時清醒,將小龍女一點點推開。


    「娘……孩兒要控制不住了……你快起來……」而小龍女在楊龍呼喚中終於驚醒。


    「啊」的一聲開始掙扎,準備靠著自己的力量離開。


    拔出來時只聽「崩」的一聲,頓時腳下一軟,踩到石盆斜面,加上掙扎太過劇烈,順著水的作用力又被推回了楊龍身前。


    「呃!」「啊……」完美的遠程版驚艷一槍,正中紅心!瞬間傳來的強烈快感讓母子兩人呻吟出聲。


    無所適從的強烈快感讓楊龍下意識的在母親的蜜道裡抽動了兩下。


    「實在太大了……嗯……不行……啊……」小龍女嬌吟著。


    快感過後,她的蜜穴裡便感覺到了強烈的脹痛。


    比當初被某道士破瓜時還要脹痛的多!而且這是自己兒子的陽具!它真的進來了!快感後的脹痛總算讓小龍女的頭腦清醒過來,不禁倒吸一口冷氣,這是自己的兒子啊……「不過卻也怪不得龍兒,只怪造化弄人……」小龍女心中為自己與楊龍上演的母子天倫尋找著借口,隨後便被時隔六年的再次從蜜穴傳來的快感所淹沒了。


    小龍女媚眼如絲的看著楊龍的俊臉,只覺越看越是歡喜。


    心想「也罷……反正也已經插了進去……便隨心所欲吧。」不覺竟用雙腿勾住楊龍的熊腰,雙手也環上了楊龍的脖子。


    同時柔嫩的雙唇堵住了楊龍的嘴,把靈巧的柔舌探入了楊龍的口內,香津暗度,展開了一場爭戰。


    母親用雙唇堵住自己的嘴時,楊龍便清醒過來了。


    待得小龍女的柔舌探過來時,楊龍激動難以,緊緊的抱住小龍女,與她唇舌交纏起來,直到再也吞不下對方的口水,母子二人才分開來。


    楊龍分明看到母親嘴角掛著一絲淫靡的津液,而由於在浴盆中的原因,小龍女不得不用兩條白嫩的手臂撐住浴盆兩邊。


    似是覺得水下套弄不太舒服,小龍女兩臂撐於身邊兩側將兩條修長結實卻又粉嫩的美腿漸漸抬起,呈M型打開,兩隻渾圓天成落於浴盆左右,楊龍不得不感歎於母親的身體柔韌程度。


    而楊龍亦在此過程中配合母親半蹲而起,小楊龍一直配合著生養他的蜜穴。


    「啊……嗯……龍兒……慢點」待得小龍女兩隻渾圓天成的美足落下,急不可耐的楊龍便開始了新一輪的抽送「娘……你果然是仙子下凡……你的人美……穴更美……」「啊……龍兒……用力點……嗯……娘被你捅得魂飛魄散了……哦……好硬……好深……好爽」小龍女目光迷離的低頭看著二人結合處。


    小楊龍正在快速進出自己粉嫩的如同初經人事的蜜穴,每一次抽送都會帶出自己大量的淫水,並激起淫靡的水聲。


    聽著肉體撞擊的啪啪啪聲,小楊龍抽送的「滋滋」聲,小龍女幾乎被刺激的暈了過去。


    楊龍粗大的陽具,像是頂到了她的心坎,又酥又麻,又酸又癢。


    從未有過的快感席捲而來那種灼熱充實的飽脹感,使她全身都起了陣陣的痙攣。


    痙攣引發連鎖反應,嫩穴緊緊吸吮住陽具;花心也蠕動緊縮,刮擦著龜頭。


    一向端莊的小龍女,在親生兒子粗大陽具的抽插下,再也顧不得廉恥。


    她想瘋了一般用一雙大腿纏住楊龍的熊腰,支撐著浴盆的雙臂緊緊抱住兒子。


    忘情的跟兒子唇舌交纏著,拚命吮吸著對方的唾液。


    她渾圓柔嫩的美臀,不停地聳動。


    楊龍望著母親不顧一切的媚態,陶醉萬分,他拼盡全力,狠命抽查著生養自己的蜜穴。


    終於「娘……孩兒要射了……孩兒要射進娘的子宮……讓娘懷孕……」「射、射進來……龍兒……射在娘的子宮裡……娘受不了了……娘也要去了……快……啊……射進來吧!」楊龍再也受不了小龍女的淫言浪語,小楊龍一下頂入子宮內,龍嘴怒張,一波接一波火熱滾燙的陽精如決堤的洪水一般小楊龍嘴裡噴向小龍女美妙的子宮深處。


    同時楊龍再次吻上小龍女的雙唇,小龍女瘋了一般伸出靈舌與楊龍纏繞著,吮吸著楊龍的津液。


    子宮如有無數小受一般抓住小楊龍不停吸吮,一股股陰精也不斷的從子宮內向外噴灑。


    而楊龍的陽精顯然噴射力更強,小龍女直覺一股股火熱的洪流強勁的衝撞著自己的花心,那壯碩的小楊龍,也在穴內不斷的顫動。


    兒子噴射的陽精又多又燙又強勁,一下就灌滿了自己的子宮和陰道,彷彿射進了自己的心窩裡,燙的小龍女全身一陣陣的痙攣顫抖,蜜穴不由自主地夾緊了小楊龍。


    小巧的靈舌更是纏緊了兒子的舌頭,不斷的吞吃著對方的口水。


    而楊龍的陽精噴射已經持續20秒,居然還沒完結。


    強勁噴入子宮的陽精讓小龍女「啊」的一聲昏了過去。


    半晌,小龍女幽幽醒轉。


    躺在因為柴火燒盡轉冷的浴盆裡,用黑珍珠一般的雙瞳凝視著陽具仍然插在自己體內,被自己結實白嫩的大腿纏繞著,趴在自己身上喘息的男人。


    幽幽歎息了一聲,抱住他沉沉睡去……


    終南山之後,有一處活死人墓。


    雖然號稱活死人墓,其實是一座極為寬敞宏大的地下倉庫。


    當年王重陽起事抗金之前,動用數千人力,歷時數年方始建成,在其中暗藏器甲糧草,作為山陝一帶的根本,外形築成墳墓之狀,以瞞過金人的耳目,又恐金兵終於來攻,墓中更布下無數巧妙機關,以抗外敵。


    義兵失敗後,他便在此隱居。


    是以墓內房舍眾多,通道繁複,外人入內,即使四處燈燭輝煌,亦易迷路。


    (原文)此時在這活死人墓一間寬闊的房舍之中,卻有一少年正在練劍。


    少年年齡不大。


    却是面如冠玉,眼若流星,虎体猿臂,其手中之剑两边剑锋都是钝口,剑尖更圆圆的似是个半球,正是玄铁重剑!其重量不下七八十斤,在少年手中却如挥动普通长剑一般流畅。


    半晌,少年大汗淋漓方才放下玄铁重剑,准备去取桌上的毛巾擦下汗,一转身却看见房门口伫立着一名绝美的白衣女子。


    少年眼睛一亮,当下也顾不得擦汗,跑过去抱住女子激动道:「娘!你终于出关了!」白衣女子轻轻的拍着少年的后背,轻声道:「嗯,娘出关了。


    没想到才几月不见,龙儿已经能把玄铁剑如臂使指了。」「那当然,爹娘是神雕侠侣,孩子怎么可能差。」「就会贫嘴。


    还不把手放开,都比娘高了还跟娘还撒娇,汗都蹭到娘身上了。」少年讪笑着放开了双手。


    原来这绝美的白衣女子就是神雕侠侣夫妇中的小龙女。


    而这少年就是神雕大侠杨过与小龙女之子杨龙,字潜渊,年逾舞勺。


    自神雕侠侣夫妇归隐古墓已过了十六年,小龙女驻颜有术,虽然年过半百,但从外貌看还是双十年华,依然风华绝代。


    而神雕大侠杨过却是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在杨龙小时候还能指导一下武功,给他讲讲以前的故事,也能隔三差五带他出去见见世面,历练一番,但在小杨龙十岁时就病倒,生活不能自理,终日卧于寒玉床,全靠小龙女每年运功治疗一次才能吊着半条性命。


    「娘,爹的身体怎么样了?」杨龙问道。


    不提还好,一提起杨过,小龙女脸色当即黯然,竟倚在门边发起呆来。


    「娘……娘!你怎么了?」杨龙连唤数声,这才把小龙女惊醒「没什么,只不过想起过儿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不知如何是好。」说着说着,竟落下泪来。


    一见小龙女流泪,杨龙立马慌了神,急忙上前重新抱住小龙女,慌乱道:「放心吧,娘。


    爹自有各路神仙妖怪老爷们保佑,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孩儿也会一直陪着你的!」闻言,小龙女总算面色稍霁,轻轻敲了杨龙脑袋一下,道:「哪来什么神仙妖怪!你这孩子,就会胡说八道。」杨龙看小龙女脸色放晴,总算松口气,笑道:「妖怪自然是没有。


    神仙嘛,娘不就是仙子下凡么……」小龙女白了杨龙一眼,扶额无奈道:「好的不学,过儿的油嘴滑舌倒是让你学个十足,你这孩子啊……」话虽如此,脸上却重新挂起笑容。


    杨龙顿时也嬉皮笑脸起来,道:「那当然,我的梦想就是像爹一样让无数女孩子……」话没说完就见小龙女身上散发出丝丝黑色的气息,脸上更带着曲的笑容「让无数女孩子什么?」杨龙自觉失言,见势不妙,赶紧脚底抹油「孩儿刚练完剑,出了一身臭汗,实在有辱斯文,还是先去沐浴更衣再来见娘!」「……」「好险,总感觉娘会真的杀了我」躲入自己的卧室之中,抬头望着屋顶镶着的那颗熟悉的夜明珠,杨龙总算才松了口气。


    于石柜中取出一套新衣,就往浴室走去。


    到得浴室,却见小龙女正在往石盆里倒水。


    只见这石盆……(具体烧水方法见火炕什么的……总之,差不多)。


    一见小龙女,杨龙顿时一缩脖子,道:「娘,您也洗啊?」看到杨龙瑟缩的样子,小龙女顿时哭笑不得「刚才发表梦想的胆子哪里去了?你呀……」见小龙女怒气全消,杨龙这才没有再次脚底抹油。


    抬头看向小龙女,不由得眼前一亮,只见小龙女如瀑长发简单的扎于脑后。


    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薄纱(作用:睡衣),因为长居古墓,古墓中又只有丈夫和儿子,所以小龙女完全没有穿抹胸的习惯。


    而因为刚才烧火而出了少许汗水,所以此时薄纱呈半透明状态,隐约能看到胸前两点粉红的的凸起。


    下身则是一条白色及膝亵裤。


    以前看还不觉得怎样,现下一看,杨龙却面部充血,下方小杨龙也渐渐立正……急忙干咳一声,问到:「娘,您也一起洗么?」「以前不是一直一起洗的么?」说起以前,小龙女又望向浴盆,眼前浮现的却是杨过患病之前夫妻二人带着小杨龙一起沐浴的景象。


    眼见小龙女又要晴转多云,杨过赶紧前冲抱住小龙女,也掩饰下自己的尴尬。


    轻拍着小龙女肩膀,道「只是很多年没有一起洗了,突然听娘说要一起洗,有些性奋而已。」「是啊,这些年为了过儿有点顾不过来了呢。


    嗯……嗯?」说着说着,却觉得下方有硬物顶在自己的私处。


    向下一看,凶手却是完全立正的小杨龙!「龙儿也长大了啊。


    这尺寸,怕不是比过儿还大。


    哎呀!我到底在想什么」小龙女暗想,却也没有推开杨龙。


    而杨龙看到母亲并不介意,也渐渐大胆起来,甚至开始用小杨龙磨起母亲的私处来!因为实在是很舒服。


    而小龍女被楊龍這一磨也面色通紅,要知小龍女雖已年逾知命,卻因功法原因加之與楊過房事甚少,在性事方面正值虎狼之年。


    而楊過自楊龍八歲起患病一直到楊龍十歲病倒以後,到現在已經整整六年沒與小龍女行過房事。


    而古墓裡又只有夫妻二人和小楊龍三人一起生活,加之小龍女歸隱後從沒打算走出古墓,多年忙於照顧楊過而疏忽楊龍。


    這些年過的真叫一個如饑……清心寡慾。


    雖知母子二人此時有違倫常,卻也並不抗拒,小龍女本就不是那麼在意世俗禮法的女子。


    「又不是真正行房事」抱著這樣的想法小龍女非但沒有推開楊龍,反而漸漸挺動私處迎合起小楊龍來。


    感覺到母親非但沒有推開自己反而迎合起來,楊龍大喜過望,更加賣力的磨動母親私處的同時左手摟緊母親的纖腰。


    右手圍繞著母親的兩顆櫻桃左右游移。


    儘管楊龍的手法很是笨拙,卻讓多年未經房事的小龍女「啊」的一聲嬌吟出來,嬌媚的白了楊龍一眼。


    看到母親絕美的容顏做出這種的表情,楊龍再也忍不住,一口將小龍女柔嫩的雙唇堵住。


    「嗯……」小龍女在雙唇被堵住僅僅驚訝了一下,之後就將靈巧的柔舌探入楊龍口中,一股股香津灌入楊龍的口中,而楊龍也不甘示弱,開始用舌頭回擊起來,母子二人一番唇舌綿。


    「嗯……。


    啊……」滋滋水聲讓小龍女想起此時是與自己兒子行那偷情亂倫之事,禁忌的快感不禁讓小龍女嬌吟出聲,同時下身水流如海潮一般連綿不絕。


    楊龍也不再滿足於磨動小龍女的私處,開始一下下的撞擊起母親的私處來。


    小龍女如今背靠著牆壁,雙手環繞著楊龍的脖子,承受著兒子一下比一下重的撞擊。


    突然,小龍女睜大了雙眼。


    卻原來是小楊龍突破兩層布料撞了小龍女的私處!而楊龍也虎吼一聲再次堵住了小龍女的雙唇,狠狠地吮住了母親的柔舌,射了!雖然還隔著兩層布料,不過確確實實進入了母親的私處並射了。


    而小龍女也因為兒子的陽具突入自己的私處的禁忌快感而美臀又扭又挺,高潮了。


    小龍女喘息著,冷著臉看著同樣喘息著的楊龍「還不快拔出去!」「哦……哦。」楊龍呆呆的應了兩聲,傻傻的把小楊龍拔了出來。


    「啵」的一聲讓小龍女臉色通紅。


    白了楊龍一眼,卻撲哧一笑:「看你這傻樣,都成大花臉了。」卻見此時楊龍因為劇烈出汗加之之前練功而臉上黑一道白一道,正是大花臉。


    楊龍忙抹了一把臉,嬉笑道:「啊,娘……那我先進去了,你也快些進來吧。」說話間,卻是已脫光衣服進入石浴盆。


    「哼」冷哼一聲,卻對與自己有了肌膚之親的兒子氣不起來,又想答應了兒子與其一起沐浴,只好板臉道「還不轉過臉去,還想看娘脫衣不成。」其實此時脫與不脫沒什麼兩樣了,只不過小龍女放不下面子而已。


    「是是是」楊龍轉過臉去,但是聽著母親脫衣的聲音,想著一會母親還要進來與自己一起沐浴,小楊龍不禁又立正了(處男固有技能)。


    「往那邊坐點。」小龍女冷臉道。


    楊龍一轉頭,不禁與呆住了。


    原來小龍女不知從何處拿來一條浴巾包裹在自己身上,即使如此,她身上的曲線也叫人血脈賁張,兩點凸起即使包裹著毛巾也依然挺立。


    眼見小龍女眼泛冷光連忙轉過頭去,並努力壓下勢要突破天際的小楊龍。


    「哼」看著楊龍乖寶寶的樣子,得意一哼的小龍女剛想進入浴盆,卻突覺腳下一陣發軟,腳踩在浴盆濺出的水漬處一滑。


    是的,輕功卓絕的小龍女就這麼跌倒了,而且直接跌進了浴盆,毛巾直接飄落到了地上。


    「娘!」楊龍嚇了一大跳,擔心她受傷,急忙用手扶住了小龍女。


    隨後感覺兩手抓著無比的綿柔,下意識的捏了捏,彈性很好。


    「嗯……龍兒不要……」聽著小龍女能讓萬千雄性發狂的呻吟,楊龍向自己兩手一看,卻是正巧抓在小龍女胸前赤裸的兩團,兩顆櫻桃就在自己面前挺立著。


    楊龍反應速度當即慢半拍,順手捏了兩下兩棵櫻桃。


    「嗯……啊!不行……」小龍女連忙用雙手推向楊龍的胸膛,想將兩人的距離拉開。


    但是她顯然沒考慮過浴盆就那麼窄,自己反而因為靠著浴盆旁邊得反作用力加上水流的作用被推到了他的身前。


    楊龍當即就感覺到小楊龍一點點的進入了一個柔軟緊窄卻又異常火熱的地方,而小龍女則是整個都埋進了楊龍的懷裡,將自己的身體毫無間隙的與楊龍緊緊相貼。


    小龍女只感覺到自己的私處被兒子那異於常人的火熱龍頭一點一點撐開進入……一時之間呆愣住了,只是定定的看著楊龍,帶有甘甜香氣的呼吸打在了楊龍的臉上,讓楊龍感覺到更強烈的禁忌快感。


    無與倫比的快感充滿了楊龍全身,最終匯聚到了小楊龍上,使得小楊龍又漲了一圈。


    而從小龍女的蜜穴裡也傳來無比強烈的吸力,告訴著他,她需要他。


    楊龍很想使出傳說中的驚艷一槍,奮力往前一捅!但是殘存的理智告訴他,他們是母子,他還有很尊敬的父親。


    雖然已經亂了倫常,但是不能對不起臥病在床的楊過。


    雖然非常不捨得這種感覺,但還是深吸口氣,默默運功,爭取一時清醒,將小龍女一點點推開。


    「娘……孩兒要控制不住了……你快起來……」而小龍女在楊龍呼喚中終於驚醒。


    「啊」的一聲開始掙扎,準備靠著自己的力量離開。


    拔出來時只聽「崩」的一聲,頓時腳下一軟,踩到石盆斜面,加上掙扎太過劇烈,順著水的作用力又被推回了楊龍身前。


    「呃!」「啊……」完美的遠程版驚艷一槍,正中紅心!瞬間傳來的強烈快感讓母子兩人呻吟出聲。


    無所適從的強烈快感讓楊龍下意識的在母親的蜜道裡抽動了兩下。


    「實在太大了……嗯……不行……啊……」小龍女嬌吟著。


    快感過後,她的蜜穴裡便感覺到了強烈的脹痛。


    比當初被某道士破瓜時還要脹痛的多!而且這是自己兒子的陽具!它真的進來了!快感後的脹痛總算讓小龍女的頭腦清醒過來,不禁倒吸一口冷氣,這是自己的兒子啊……「不過卻也怪不得龍兒,只怪造化弄人……」小龍女心中為自己與楊龍上演的母子天倫尋找著借口,隨後便被時隔六年的再次從蜜穴傳來的快感所淹沒了。


    小龍女媚眼如絲的看著楊龍的俊臉,只覺越看越是歡喜。


    心想「也罷……反正也已經插了進去……便隨心所欲吧。」不覺竟用雙腿勾住楊龍的熊腰,雙手也環上了楊龍的脖子。


    同時柔嫩的雙唇堵住了楊龍的嘴,把靈巧的柔舌探入了楊龍的口內,香津暗度,展開了一場爭戰。


    母親用雙唇堵住自己的嘴時,楊龍便清醒過來了。


    待得小龍女的柔舌探過來時,楊龍激動難以,緊緊的抱住小龍女,與她唇舌交纏起來,直到再也吞不下對方的口水,母子二人才分開來。


    楊龍分明看到母親嘴角掛著一絲淫靡的津液,而由於在浴盆中的原因,小龍女不得不用兩條白嫩的手臂撐住浴盆兩邊。


    似是覺得水下套弄不太舒服,小龍女兩臂撐於身邊兩側將兩條修長結實卻又粉嫩的美腿漸漸抬起,呈M型打開,兩隻渾圓天成落於浴盆左右,楊龍不得不感歎於母親的身體柔韌程度。


    而楊龍亦在此過程中配合母親半蹲而起,小楊龍一直配合著生養他的蜜穴。


    「啊……嗯……龍兒……慢點」待得小龍女兩隻渾圓天成的美足落下,急不可耐的楊龍便開始了新一輪的抽送「娘……你果然是仙子下凡……你的人美……穴更美……」「啊……龍兒……用力點……嗯……娘被你捅得魂飛魄散了……哦……好硬……好深……好爽」小龍女目光迷離的低頭看著二人結合處。


    小楊龍正在快速進出自己粉嫩的如同初經人事的蜜穴,每一次抽送都會帶出自己大量的淫水,並激起淫靡的水聲。


    聽著肉體撞擊的啪啪啪聲,小楊龍抽送的「滋滋」聲,小龍女幾乎被刺激的暈了過去。


    楊龍粗大的陽具,像是頂到了她的心坎,又酥又麻,又酸又癢。


    從未有過的快感席捲而來那種灼熱充實的飽脹感,使她全身都起了陣陣的痙攣。


    痙攣引發連鎖反應,嫩穴緊緊吸吮住陽具;花心也蠕動緊縮,刮擦著龜頭。


    一向端莊的小龍女,在親生兒子粗大陽具的抽插下,再也顧不得廉恥。


    她想瘋了一般用一雙大腿纏住楊龍的熊腰,支撐著浴盆的雙臂緊緊抱住兒子。


    忘情的跟兒子唇舌交纏著,拚命吮吸著對方的唾液。


    她渾圓柔嫩的美臀,不停地聳動。


    楊龍望著母親不顧一切的媚態,陶醉萬分,他拼盡全力,狠命抽查著生養自己的蜜穴。


    終於「娘……孩兒要射了……孩兒要射進娘的子宮……讓娘懷孕……」「射、射進來……龍兒……射在娘的子宮裡……娘受不了了……娘也要去了……快……啊……射進來吧!」楊龍再也受不了小龍女的淫言浪語,小楊龍一下頂入子宮內,龍嘴怒張,一波接一波火熱滾燙的陽精如決堤的洪水一般小楊龍嘴裡噴向小龍女美妙的子宮深處。


    同時楊龍再次吻上小龍女的雙唇,小龍女瘋了一般伸出靈舌與楊龍纏繞著,吮吸著楊龍的津液。


    子宮如有無數小受一般抓住小楊龍不停吸吮,一股股陰精也不斷的從子宮內向外噴灑。


    而杨龙的阳精显然喷射力更强,小龙女直觉一股股火热的洪流强劲的冲撞着自己的花心,那壮硕的小杨龙,也在穴内不断的颤动。


    儿子喷射的阳精又多又烫又强劲,一下就灌满了自己的子宫和阴道,仿佛射进了自己的心窝里,烫的小龙女全身一阵阵的痉挛颤抖,蜜穴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小杨龙。


    小巧的灵舌更是缠紧了儿子的舌头,不断的吞吃着对方的口水。


    而杨龙的阳精喷射已经持续20秒,居然还没完结。


    强劲喷入子宫的阳精让小龙女「啊」的一声昏了过去。


    半晌,小龙女幽幽醒转。


    躺在因为柴火烧尽转冷的浴盆里,用黑珍珠一般的双瞳凝视着阳具仍然插在自己体内,被自己结实白嫩的大腿缠绕着,趴在自己身上喘息的男人。


    幽幽叹息了一声,抱住他沉沉睡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